2016年12月16日

 

墨寶 - 陳偉霖
齊昕摑母

2015年11月02日
   

 

齊昕摑母事件看似娛樂性豐富,大眾焦點都落在家庭問題。有的說可憐天下父母心,無論父母有多失禮,女兒都不應在公眾場合無禮:有的說慶祝節日要盡興,無啦啦被拉回家當然不爽;又有說梁振英作為一家之主,連修身齊家都做不好,又怎能管治香港等等。清官難審家庭事,家庭糾紛外人很難明白及介入,但齊昕的行為很可能已構成在公眾地方涉嫌傷害他人身體,警方甚至梁振英過往都發出多次呼籲,市民不能縱容任何街頭暴力,若目擊罪案一定要舉報。梁特看過多段新聞片後,又會否以身作則向警方舉報,警方又會否主動介入調查呢?
 
除了家庭問題、街頭暴力問題,還有關乎全香港人的生活問題,就是的士冚旗揀客問題。新聞片段所見,齊昕多次被的士司機拒載,無論冚旗或無冚旗都鎖了車門,拒絕她上車,其中一司機更說:「都唔知點解咁黑仔撞到佢!」這是拒載的理由嗎?縱使當晚她化妝化到不似人形,但若然你懷疑她會害傷到你自身安全,理應報警求助,而不是絕塵而去。
 
齊昕摑母事件引申的家庭問題、街頭暴力問題或的士拒載問題,因為她是特首個女所以才有機會再一次吸引傳媒報道,但這些問題基本上每天大大小小的都在香港發生,特首說否決政改後只會專注解決社會民生問題,今次燒到埋身,唔知今次特首又有甚麼能力去處理呢? 周一刊登

回首頁      列印

 

/56



C觀點

中原城市領先指數

廚神

旅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