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12月16日

 

出格 - 文路
大獅與小獅

2015年10月29日
  • 英國為香港建立不少具標示性的制度,例如在前立法會大樓上有英國盾徽,盾徽內盾上刻有代表英國不同地方的皇家徽號,左上方及右下方各刻有三頭獅子,代表英格蘭,左下方的竪琴代表愛爾蘭;右上方的一頭獅子代表蘇格蘭。盾徽兩邊有猛獸護持,左面的一頭獅子代表英格蘭,右面的獨角獸代表蘇格蘭。

  • 阿群帶路圖

   

 

這邊廂內地電影海報出現毛澤東超越時空參加開羅會議,這是國情;那邊廂有本地電視台製作終戰七十年的新聞特輯,出現中華人民共和國的解放軍超越時空與日本皇軍大戰的場面,那就是港情。而九七後香港民間遊行示威常出現英殖時期旗幟,就是感情。
攝影:鍾式明



過去,本港官方機構的旗幟、帽徽,以至車輛、文件上所用的標誌,都是龍獅盾徽,但在此之前,香港官方的盾徽原是《阿群帶路圖》。圖中繪了一隻中國式帆船和一隻西式的三桅大帆船,岸邊站了兩個中國人和一個外國人。中國人腦後垂着辮髮,外國人着燕尾禮服,戴了高帽,兩人正在握手,岸邊一列擺開了六隻長方形的木箱,代表貨物。背景是香港的「扯旗山」,山頂有旗桿和掛着信號的橫木,山腳下有許多房屋。圖中的那個拖了長辮同外國人握手的中國人,他們說就是「阿群」。由於他當年給英國商人帶路有功,特地在圖中留下他的像作紀念,因此這幅圖就名為《阿群帶路圖》。
 
這個盾徽甚有殖民佔據新領土的氣勢,但隨著英國及香港的發展,香港的定位早已不再單純是支援印度的殖民地,而是英國在中國發展的橋頭堡。早在戰前時間,港督金文泰曾致函殖民地部,曾提出廢除這幅《阿群帶路圖》的要求,可是不獲通過,一直馬馬虎虎的用了一百多年,直到1959年,愛丁堡公爵菲臘親王訪港,代表英女皇伊利沙伯二世授予香港盾徽,並在伊利沙伯醫院奠基儀式中交給港督柏立基,新盾徽刊於政府憲報,而那幅《阿群帶路圖》才正式廢除不用。
 
新盾徽設是由一名英軍在赤柱戰犯集中營內所繪,最頂部是一隻手持明珠的小獅子,而左右分別是一隻大獅子和一條中式四爪龍,捧着一面盾牌,盾牌上繪有兩艘中國帆船及繪有一枚海軍皇冠,即香港早期十分著重海上貿易。盾牌的上、下部由一條象徵城垛的凹凸線條隔開,紀念1941年對抗日本侵略的香港攻防戰。新的《龍獅圖》取代《阿群帶路圖》絕不是「換支旗換個督」的屁話,而是管理發展的新方向,而香港在六十年代開始亦的確由殖民地改變成半自治的社會,實踐代議政制,使市民有參與政制的機會。
 
一枚泡過水的國產舊電池說:「該去的要堅決去掉,不該去的,絕對不能除掉」,身在香港的香港人最為認同不過,於是就要把「讓一些本應放在歷史博物館裡的東西,(都要)跑出來招搖過市,有的還被封為金科玉律」。原因就是九七後在一國兩制之下,大陸民族主義分子連香港這座博物館都容不下,要摧毀中國大陸走向文明的機會。
 
不屬於香港的國產舊電池,都是回到屬於你的回收場吧。



回首頁      列印

 

/64



C觀點

中原城市領先指數

廚神

旅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