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12月16日

 

孫公解碼 - 孫明揚
從委任到普選(下)

2015年10月07日
   

 

首先且看基本法的有關條文、第六十八條、根據這條基本法,立法會的產生辦法是根據香港特別行政區的實際情況和循序漸進的原則而規定,最終達至全部議員由普選產生的目的。所以功能組別是不折不扣的過渡安排。現在面對我們的現實只是何時及怎樣廢除所有功能組別,而以普選產生的議席取代。我們再看社會各界對現有不少功能組別議員的看法。意見普遍認為大多數的功能組別議員淪為議會的「舉手機器」,對議會的議題,除有關業界有直接關係的,通常都不會嚴肅對待,缺乏參與動力而沒有作出應有的貢獻,所以功能組別應分階段予以取消。我個人認同這個看法,但認為分階段取消是不切實際,主要原因是世上不應有「免費午餐」,而當落實取消「免費午餐」之時,採取分階段方式,一定引出先後的問題,從而無可避免地使這課題主導辯論,因而淡化全面取消功能組別這主要課題。當討論的焦點錯放,達至共識的機會相對減低。

當然有人擔心,一刀切取消功能組別,會令所有工商專業界別的聲音未能在議會確切反映,但這並非落實普選的地區和國家的共同經驗。我們可以清楚看到任何界別的候選人都有機會當選,且看台北市長,不也是醫生來?在歐美國家商界成功人士當選為議員冉冉皆是。且看現在不少普選產生的議員就是從功能組別成功轉型而來,他們有一點共通,就是在議會的工作表現為社會各界欣賞及認同,從而得到選票上的支持。如果參考外國經驗,各行各業都會各自投放巨大資源去支持代表他們的參選人以加强彼等當選機會。這是天經地義的方式,值得我們各工商專業界別在未來數年間,去培養他們的議會代表參加未來的立法會普選。大家記着,政治像所有的其他事物一樣,是沒有永遠的免費午餐。 周三刊登

回首頁      列印

 

/56



C觀點

中原城市領先指數

廚神

旅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