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12月16日

 

飲食事典 - 阿鼻
抵食

2015年10月02日
   

 

我們衡量一家餐廳的準則有很多種:食物質素、服務態度、裝修、格調、價錢,在量度過這些種種後,再歸納出不同的comment,例如「好食係好食不過幾貴,久唔久一次OK」、「唔值得排咁耐隊囉」、「冇下次」等等。
還有一句頗常用的慣用語:抵食/唔抵食。
「抵唔抵食」是種非常微妙的想法,它幾乎與你的經濟能力、餐廳的食物好吃與否無關──最有錢的人也可以覺得一間嘢唔抵食;食一餐用咗半個月人工你仍然覺得抵:「女朋友開心咪得囉!」
遇著唔抵食的餐廳,你會怎樣做?頂多就是上網唱吧!但有些人可不是那麼容易相處:上星期六在倫敦著名的型格街道Brick Lane,便有數百人圍攻一家食店,理由是它「唔抵食」。
 
這群手拿火炬、戴著豬頭面具的示威者來自極左團體「Class War」,聽名字都知道他們是專門針對有錢階層;而被他們潑油漆的店子叫Cereal Killer Café,這家由Keery兄弟(圖)擁有的café賣的是早餐粟米片,店內有超過120款由英國生產或美國入口的cereal供選擇。今年開業初時已被廣泛質疑價格定得太高,一碗S size美國粟米片賣3英鎊(約35港元)──自己去買一盒都唔使咁貴。Class War認為這店子把平常不過的粟米片高檔化是可恥,長遠有可能推高了價格,令窮人吃不起。不過店主仍認為:「喺呢區,算平啦!」而他們也的確客似雲來。
總有人喜歡食格調食裝修多過食食物。咁貴一碗粟米片(而且是就咁由盒倒出來加奶,零烹調工序)抵唔抵食見仁見智,我只有一個問題:幾時嚟香港開?好想睇啲人去排隊食cereal。

微博 t.sina.com.cn/nosechoy
並請在FB搜尋「阿鼻的飲食字典」並於10秒內按Like

回首頁      列印

 

/96



C觀點

中原城市領先指數

廚神

旅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