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12月16日

 

麥聖希 - 麥聖希
多倫多直擊~《From Afar》與《The Wait》

2015年09月18日
   

 

由於每年「多倫多電影節」都與「威尼斯影展」舉行日期重疊,在電影節的中期就往往是威尼斯公布得獎名單之時,而且得獎作品很多時亦會在多倫多參展,今年也不例外,獲金獅獎的《From Afar》和名落孫山的《The Wait》也相繼在多倫多作北美首映。
兩部電影都是導演的第一部作品,《From Afar》是委內瑞拉的同志電影,亦是有史以來第一部獲金獅獎的南美電影,而《The Wait》則來自意大利,是典型的歐洲藝術電影。

 
《From Afar》能以第一作品一擊即中,原因有很多,外圍因素是題材夠exotic,當大家連一部委內瑞拉的電影都未看過的時候(包括筆者),就來一齣同志電影,一方面夠神秘色彩,另方面亦凸顯了威尼斯發掘新電影新導演的野心,尤其是重整後的威尼斯有點失勢,每每借助這種有點子的電影來突出自己的影展態度和藝術取向。以戲論戲,《From Afar》的確出色,聲音攝影非常仔細,貧民區的囂鬧對比中產室內的寧靜,鏡頭的景深調控,亦用以反映角色開始失衡的狀態,而重點更在於不一樣的題材,中年中產的同志,閒時愛消費年輕伙子,但只會遠觀而不褻玩焉,一切點到即止保持距離。起初小主角只是金錢買賣,但當他逐漸對這位買家產生興趣,中年同志就反主為客,愈走愈遠,關係逆轉,將現代關係中的權力和不穩定性處理得非常微妙。


《The Wait》的影像和攝影異常突出,大抵與他師承風格大師索羅天奴有關,不過內容略為單薄,講茱麗葉庇洛仙飾演的母親,面對喪子之痛,如何應付從巴黎前來的兒子女友?影片一直鋪陳母親如何隱瞞兒子逝世的消息,刻意留白很多重要的情節,讓觀眾不禁要問為甚麼兒子逝世?母親又為何隱瞞?又為甚麼母親的態度又自相矛盾等等,都浪費了形式和美學上的大膽和創新。


香港及北京百老匯電影中心負責人。愛電影,搞影展,寫影展。
 

回首頁      列印

 

/104



C觀點

中原城市領先指數

廚神

旅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