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12月16日

 

孫公解碼 - 孫明揚
無需恐懼23條立法

2015年09月16日
   

 

上星期談到陰謀論這個現象,借用中資入主亞視引出為甚麼有報喜不報憂的看法。但意猶未盡,現借根據基本法第23條立法的憲法要求,去了解有關從感性及理性兩者不同的考慮。
政改推倒後,有建制派人士曾提出,23條立法應與普選並行,亦有意見指,政府忙完政改工作後,是為23條立法的時機。我同意需要就23條立法,因為這是《基本法》之下香港要盡的義務。
純粹從理性角度分析,首先要理解23條所涵蓋的六項罪行內容,包括叛國、分裂國家、煽動叛亂、顛覆中央人民政府及竊取國家機密的行為、禁止香港特別行政區的政治性組織或團體與外國的政治組織或團體建立聯繫。其中以上大部分的罪行,經已現存於幾條不同的香港法例,基本法的主要客觀要求,是把這些現有罪行及新增的集中在一條新法案。從一個感性的層面看來,香港很多人所接觸得到有關內地於維穩、維權、政治權利及人權這些大課題的信息多數為負面,普遍接受國內存在有法不依的看法,所以將23條的負面影響放得很大。這便是感性考慮,主要不足之處是未有從理性這另一個角度去加以考慮。
如果我們從大部分香港人對內地的不尊重法治的印象作為出發點,加上理性的層次去思考23條立法這個課題,且看我們也許會有一個比較客觀的考量。
首先這是本地立法,只要有充分的公眾諮詢,與主要持份者溝通,不難把有關立法的具體內容嚴格規範獨立於法外的干擾。我們亦當明白,這類性質的立法主要的目的是防範於未然。有關的罪行,通常只會在非常嚴峻的情況才會出現。同樣地為減低對本港各項現有自由度的擔憂,只要大家能開誠布公,以包容諒解的態度提出彼此不同的理解及看法,本着解決問題的無比信心,一定會有成事的機會。
不過有意見認為,既然本港現有法例已涵蓋大部分23條的罪行,便無需急於立法,亦不需與普選並行。理論上,在香港相對和諧的時候為23條立法是較好的時機,但各位心中有數,香港諸事和諧的時機有多少。就以我在政府做事時為例,不時都聽到「等乜乜時機到咗先推啦」,但那個時機永遠不會出現,因為當你以為最好的時機已到,總會有預料不到的其他突發事件出現。但相反的情況也有出現。當多事之秋有不同煩惱的事情接踵而來,以為是最壞的時機去推出重大政策,主觀地以為無可能順利處理得到,但受制於時間的限制被迫推出,卻又效果不錯。所以,就23條立法來說,無需刻意去計算何謂最好的立法時機,要做的事便去做,無謂自尋煩惱。最主要的決定因素是做好上述重要的溝通任務,同時針對性地、有耐性地對於先前公眾表達的反對及憂慮,加强解釋。如果能清楚及全面地去處理有關問題,便沒有充分理由去讓公眾再有任何恐懼23條立法的原由。 周三刊登

回首頁      列印

 

/56



C觀點

中原城市領先指數

廚神

旅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