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12月16日

 

墨寶 - 陳偉霖
再見死亡

2015年09月14日
   

 

「係咪陳XX家人呀?醫院打嚟㗎。陳XX而家情況唔係好樂觀,醫生啱啱幫佢打咗支強心針,你哋家屬有時間就嚟睇下佢啦。」相信有試過親人在醫院離世的人都應該有過這樣的經驗。每當醫生覺得病人面臨人生終結的時候,院方都總可以通融一下讓一眾家人到病人面前,握住他的手,陪他走到人生盡頭,輕輕地在他耳邊話別,讓他放心仍在世上拼搏的至親,安心到天堂去。
不過,基於病房的設計所限,很多時候都要顧及其他正在使用病房的病人關係,縱使知道病人的生命正在慢慢地流逝,也得好好管理自己情緒,即使到了生離死別的最後關頭,仍不敢把最自己最真實的感覺直接宣洩出來。而這些沒有被宣洩的情感,很可能成為日後心裡一些難以釋懷的遺憾。
而過往我幾乎幫每個末期癌友籌備他們的生前葬也遇到相同問題。醫生建議他們留院,但因病情反覆醫生也叫他們及其家屬作好心理準備,所以他們希望來一有一個小小的空間,辦一個小小的人生畢業禮,也就是生前葬。透過跟每一位至親好友面對面道別,互相擁抱一下,一個短短的相處時間去讓大家慢慢地適應及接受自己的離世,希望最後一個印象都是坦誠美好的。但很可惜的是病房又不能夠同時間容納十幾個親朋戚友,他們也試過向醫院及醫院內的咖啡店查詢過,希望能借出或租用一個小小空間但最後都一一受到拒絕。
沒有地方跟離世者道別,這無論是對病人、病人家屬、其他病房使用者甚至對醫生護士也是不健康的。當醫生決定宣布病人瀕臨死亡時,醫院也可以酌情讓眾多至親道別時,何不再進一步構思一個迎接死亡的空間,供瀕死病人及其家屬一起珍惜最後的時間,互相道別呢?

回首頁      列印

 

/56



C觀點

中原城市領先指數

廚神

旅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