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12月16日

 

吹脹80後 - 張潤衡
包裝

2010年10月20日
   

 

小學師生聚舊,歡天喜地BBQ去,起爐的時候發現兩位男同學都穿著有衣領的Polo shirt。正穿著圓領T-shirt的我按捺不住說了一句,「哈哈!你們兩個已經變成「佬」了。」
男同學A說:「沒辦法啦!現在上班都要穿有領的衣服啦!」初為人父的B同學也點頭稱是。班主任說:「學校的男老師通通都穿著清一式襯衫和西褲。」
「真土啊!」我說,「應該模仿我間母校(中學)那位女教師般,為了捍衛穿褲的權利而訴諸平機會,最後革命終於成功,大快人心!」下場是理所當然地不能在教育界立足了吧。
「我平時到不同學校作講座都是這樣一身圓領T-shirt加牛仔褲的!」我續說。
「你當然不一樣了,你是走young的形象路線的。」班主任說。
「不,我是走生命教育路線的。」我說。
可能是因為在美國接受大學教育的關係,我不能夠理解為何香港的大學校園內充滿了一群穿著G2000行政人員套裝的學生。很明顯,他們不是甚麼保險經紀或行政人員,而只不過是一群準備去作一個15分鐘的presentation的學生而已。他們認為穿著西裝作presentation表示能夠增加分數(形象分),但卻從不留意自己的樣貌和服務拼起來顯得很古怪,加上在台上說話15分鐘, 一個“er”字卻說了數百次。
在美國讀書的時候,我已經發現了校園有一種穿衣文化-越高級的教授,裝扮越隨意,正如兩位department 裡最有聲望的教授,一個穿得像屋邨街市買餸的師奶,另一位則像老人院剛睡醒的伯伯。
我滿腦子問號,於是在下課後發問,「作為一位專業人士,為何不穿套裝上課呢?」
教授反問,「穿套裝上課也是說這些東東,穿這樣上課也是說這些東東,那我覺的穿這樣輕鬆一點呢!」
我說,「人家說,穿套裝代表禮貌。」
教授說,「我的父母教我『尊重他人』(respect to other)也是代表禮貌。」
我茅塞頓開,明白了未必需要穿金戴銀才能夠顯示專業和禮貌的道理。
可憐一群地盤建築工人大哥,自始被迫穿上有領T-shirt上班。誰「專」?誰「笨」?一眼看破!真吹脹! (作者為2009十大傑青www.cyh.hk)此欄逢周一、三、五刊登

回首頁      列印

 

/60



C觀點

中原城市領先指數

廚神

旅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