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12月16日

 

遇見愛情 - 楊一沖
我在這裡等你(八)

2015年09月08日
   

 

打開家門,母親見到身穿病人服的小雨大吃一驚。
「你怎麼回來了?」
愷傑這時也從廚房探出頭來,雙眼睜得大大的。「小雨?你怎麼出來了?不是剛做完手術嗎?」
還好說,明知那樣也不來醫院看她,小雨心裡一肚子氣,撐著拐杖怒氣沖沖的走到愷傑面前,一手搶去他手中的扳手丟到沙發上,二話不說就拉起他的手。
「他還未換完,你幹嘛拉他走啦?」母親拉住愷傑。
「對,小雨,我還差一點點就——」
小雨回頭瞪了愷傑一眼,懾人的眼神讓他立即閉嘴。
「你是開工受傷的,他們也要負責任呀,叫他來幫我們換個喉管有甚麼大不了?」母親理直氣壯。
「那也不用前天叫人家大清早六點上來拿水辦去驗吧?還要他每晚下班過來,你不要有風駛盡𢃇好不好?」
「你說甚麼話?我又沒有迫他的。」
母親輕蔑的態度讓小雨忍無可忍。
「你真的從來都沒變,」小雨搖頭苦笑。「你總是覺得身邊所有人都要遷就你,你從來沒為別人著想過,阿爸都是給你這樣迫死的。」
小雨覺得心房好像陷了下去。
「你說甚麼?我迫死你爸?」
「不是嗎?從小我就看著阿爸怎麼去忍你,你是個瘋婆子,有甚麼不順心的就丟杯丟碟,害我們家無寧日——」
「他忍我?你知不知道我本來——」
「你本是千金小姐嘛,你說好多次了,你嫁給阿爸是委身於他嘛,沒有人迫你的!你有盡過母親的責任嗎?你甚麼也不做,要阿爸擔起整個家,辛苦放工回來還要煮飯給我們吃,還要受你氣,他是捱出病來的,我真不知道他前世作了甚麼孽會娶到你!」
母親提起手就要給小雨一記耳光,手卻凝在半空,小雨盯著母親雙眼,她氣得像快要透不過氣,突然全身卻像洩氣了般,慢慢垂下了手,轉身向睡房走去。
小雨覺得自己有點過分,覺得母親有點可憐,這時候房間裡傳來母親的聲音︰
「你最好永遠都不要嫁人,一直留在我身邊,你那麼討厭我,我就要你對著我一世。」
* * * *
愷傑揹著小雨,往計程車站走去。
「我一定要走,我要離開這裡。」小雨把臉埋著他的背上,邊哭邊說。
愷傑「嗯」了一聲,便甚麼也沒說。(待續)
周二刊登
楊一沖
www.facebook.com/yeung1chung
http://weibo.com/yeung1chung

回首頁      列印

 

/56



C觀點

中原城市領先指數

廚神

旅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