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12月16日

 

墨寶 - 陳偉霖
殯葬觀光團

2015年09月07日
   

 

談起坊間有很多機構在辦的生死教育,組織者可能是因為擔心參加者接受能力的關係,其教育內容都比較乏味,往往離不開會到一些關死亡的「名勝」例如殯儀館、墳場、火葬場和殮房等等參觀一下,很像導遊的導師會簡略介紹「死亡名勝」的歷史,而參加者就好像觀光遊客般走馬看花,拍拍照留個念叫做到此一遊,又或者在導師指示下瞓一下棺材,寫下少少遺言,玩一些好像在幫助你反思生命的小遊戲就叫體驗過生死。
 
我明白香港很缺乏生死教育,一般參加者連死亡證用處等一些有關殯葬的常識也未必知道,所以參加者光是逛逛殯儀館,瞓瞓棺材已覺得獲益良多。生死教育真的就只是這樣的一回事嗎?當有一天死亡找上門的時候,睡棺材逛殯儀館的經驗真的能幫助到你安然面對生離死別嗎?除了增加殯儀知識來應付往生者身後事的安排之外,親朋戚友失去往生者的內在感受亦不能忽視。
 
不過,要參加者在短時間內能安然接受生離死別是不可能的事,莫說導師跟參加者很難在短時間建立互信,即使親戚朋友裡面在一生之中,其實也沒有一兩個真心能夠讓你敞開心扉,分享自己對生死的幻想。還有,正正因為我們之間不習慣談死亡,有時只要你一說出口,要不你會收到「啋!大吉大利!唔好亂講嘢」這些回應,要不你會感受到對方忽然對你愛護有加,因為他們以為你應該有甚麼想不開才會忽然關心自己的死亡。說得做教育,就知我們是需長時間培養習慣,恆常練習才有機會帶來丁點改變,更何況生死這個題目常常被稱為禁忌。所以,所謂生死教育在參觀停屍間等名勝的同時,亦應由自身出發,勇敢地跟身邊人表達自己對死亡的想法,恆常把死亡掛在口唇邊,久而久之談死亡就跟說是非一樣,培養成一種習慣,就再沒有甚麼好禁忌,亦比殯葬觀光旅行團來得更有意義。 

回首頁      列印

 

/48



C觀點

中原城市領先指數

廚神

旅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