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12月16日

 

孫公解碼 - 孫明揚
洩密者別有用心

2015年09月02日
   

 

承上周談港大「等埋首副」事件,在我看來,不按遴選委員會和校委會規矩,洩漏會議內容的人,一定是別有用心,意圖利用社會壓力和輿論壓力,達到自己想得到的結果;這種做法並不應該,若對會議結果有意見,便應堂堂正正地在會議上提出。
而洩密的人,最可疑是學生代表。我認為,學生作為代表加入校委會,便應該尊重會議規則,需要保密的會議內容便應當保密,並不是作為學生便可按個人想法,認為這件事應該公諸於世,便將之公開;因為身為校委會委員,就需要學識尊重別人和規矩,不可以洩密。洩密者高舉自由民主的旗號,亦不能只做個人認為有利於發展自由民主的事,個人認為不利發展自由民主的事便將之揭發,作為其中一名校委會委員,並無這種角色,亦不是校委會委員應該做的事。
再者,學生衝擊校委會會議當晚,是由會議廳內的學生委員裡應外合,借出入會議廳上廁所之便,讓示威者乘勢衝入會議廳。這種做法,與當日學聯在佔領大台上,號召群眾衝擊有何分別?甚麼叫「以武易暴」?究竟校委會用了甚麼「暴力」?
衝擊者解釋,是因為請願了很多次,校委會仍不為所動,所以要去到衝擊這一步。但他們是真理化身嗎?他們所代表的理念一定是對的嗎?為何要遵照他們的做法才是對的呢?
他們的解釋都是歪理,邏輯上一點也說不通,做錯了事,卻用歪理來為自己壯膽、為自己撐腰,而且明知衝擊時有港大以外的人在場,不但不加以區分,還一齊起閧,事後難分清責任誰屬,整個衝擊校委會事件,是完全不能接受。若說年輕人有理想、有熱情,一時做事過了火,是可以原諒,但做錯了便要反思,從失敗中吸取教訓,然而,今次的衝擊者,做錯了仍在堆砌原因,便令人感到傷心。
在我看來,學生們處事過於衝動,亦對事件認識不足,未能客觀分析,過分主觀地著眼於自己希望發生的事情上,所以當聽到一些風聲與自己的期望吻合,便以為事實上已經發生了。而旁觀者亦不可意氣用事,因為理念相契合而支持衝擊者,一定要經過全面考量,深入了解事件,才能窺見全豹。
港大「等埋首副」事件掀起風波,有人歸因於大眾對特首梁振英的質疑,由他委任李國章出任校委會委員開始,目的就是要整治港大。其實,李國章已解釋過,他從來無「出橫手」找第三者勸退陳文敏,而陳文敏亦已證實此事;我覺得李國章有些說法並非不無道理,例如他曾在訪問中指,陳文敏根本不想當副校長,只是想做烈士,否則,無需走出來承認自己是副校長的唯一人選,只需等校方公布即可。
至於梁振英亦應反省一下,為何經常犯眾怒,他應該正視和處理「等埋首副」事件,堂堂正正站出來回應,挽回外界對其觀感。其實不論過去抑或未來,遇上相似的事情,梁振英亦應以這種態度面對外間的質疑。 周三刊登

回首頁      列印

 

/64



C觀點

中原城市領先指數

廚神

旅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