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12月16日

 

遇見愛情 - 楊一沖
我在這裡等你(七)

2015年09月01日
   

 

小雨是被痛醒的。
抬眼看去,被吊起來的右腳套上了固定裝置,不明材質的金屬棒插進足踝附近的肌肉令她心寒。
那樣真的沒問題嗎?可是病床邊沒有人讓她問,手術後沒有人來探望她。這時一個護士剛巧走進來,小雨趕緊問她可否給一些止痛藥。
「已經替你注射了啊。」
「是不是搞錯了?我現在真的很痛。」
護士看了一眼病歷板。「沒有錯,劑量正確,你剛做完手術會有點痛,忍耐一下。」
這不是有點痛,而是非、常、痛!但小雨已沒有力氣糾纏下去,護士也走去忙自己的事。
忍耐。忍耐。
她最擅長的就是忍耐了,不是嗎?
父親是個顧家的好男人。做點心師傅的他每天凌晨4時就要起床,一直工作到黃昏,吃過晚飯後差不多又要洗澡上床睡覺了。睡前他總會問一問小雨兩姊妹「今天在學校過得怎樣?」「功課有沒有問題?」,除此之外,小雨就對父親沒有甚麼其他印象。
相對父親的寬容,母親對女兒卻諸多掣肘,記憶中無論做任何事都會被她罵,做得好罵,做得不好也罵。在這個家裡當孩子最重要的不是要成績好,而是聽話,說得好聽是孝順,其實就是要懂得分尊卑,一切由大人做主,小孩子是沒有地位的。小雨從小便已經習慣了忍耐,習慣了想要的東西都不會得到,更千萬不要提出,不然只會捱罵。
可悲的是,她一直以為每個家庭的小孩都是這樣的,是到上了高中有次到同學家玩,才知道這世上原來是有把孩子捧在掌心上的父母的,而且佔絕大多數!這讓她非常吃驚。
後來總算明白母親那樣對她的原因,但那已是出來她工作以後的事了。
「小雨,我們來探你啦。」
兩個人影忽然出現眼前,以為是媽和阿欣,原來是同事Iris姐跟Yuki。
「手術做得怎樣?」Iris姐捉住小雨的手臂。
「醫生說最快三個月就可以康復。」小雨很感激她們來探望。「你們不用上班嗎?」
「我們趁午飯時間來的啦,最近不算太忙,」Yuki說︰「不過愷傑就慘了——」
「喂!」Iris姐拍了她一下。
「他怎麼了?」小雨很緊張。
Yuki吐了吐舌頭。「愷傑他………最近幾晚都到你家去了。」
「甚麼?我家?」
 
(待續)周二刊登
楊一沖
www.facebook.com/yeung1chung
http://weibo.com/yeung1chung

回首頁      列印

 

/56



C觀點

中原城市領先指數

廚神

旅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