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12月16日

 

墨寶 - 陳偉霖
大不同

2015年08月31日
   

 

前兩天,馬來西亞民間組織發動命名為「Bersih 4.0」的36小時示威遊行,當中有很多讓香港人似曾相識的場景,例如高舉黃傘、集會人士配備眼罩和口罩,有年輕人們自發維持集會場地清潔等等,這些畫面的確勾起不少香港人的回憶,更有大馬集會人士跟記者直言這些行為的確是受到香港上年雨傘運動啟發的。
社交媒體上更有不少「黃絲」支持者說雖然上年香港經歷雨傘運動至今,政府仍然毫無改進,但起碼雨傘運動可以引發蝴蝶效應,言語間好像再一次安慰自己,其實雨傘運動並沒有那麼失敗,相反更能夠讓世界各地追求民主的支持者借鏡及參考,雨傘運動的目的彷彿就是為了成就別人的民主運動而出現。
在暴政漠視民意之下,民眾示威集會配備眼罩和口罩等來保護自己是正常不過的事情,黃色也從來是Bersih運動中固有的色調,真的想不到雨傘運動如何啟發Bersih 4.0。大馬人發起的Bersih 4.0早已經過三次蛻變,人家井井有條地組織、策劃和分工,跟我們完全大不同。我們的雨傘運動只是一次誤打誤撞之下而形成的,我們從來都沒有計劃過佔領旺角、銅鑼灣或金鐘,再者「雨傘運動」這個詞也是外國傳媒命名的。
他們跟我們面對強權的方式也截然不同。人家數十萬人穿同一件衫歡迎Bersih帶領自己的時侯,我們還在想到底是否應該有「大台」的存在。他們上次Bersih3.0時候已懂得手牽手組成人鏈,阻止警察攻入人群,但我們幾乎一次又一次都企定定眼白白讓警察任意用「手臂延伸」對付集會人士。
還有一樣根本大不同的是,當他們可以隨意揮動國旗表示他們熱愛自己的土地時,我們呢?若然民主黨揮動龍獅旗,我們會覺他們會本土一點嗎?又,之鋒若然在命運自主台上揮動特區區旗,我們仍會跑到夏愨道支持學生運動嗎?基本上,我們連應該揮哪一支旗也未搞清楚,又何來造就別人的民主運動?
天生與皮膚癌同生共死,生前已寫好遺書,辦好葬禮,深信擁抱死亡才能活在當下。williamoutcast@gmail.com周一刊登

回首頁      列印

 

/48



C觀點

中原城市領先指數

廚神

旅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