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12月16日

 

孫公解碼 - 孫明揚
港大「等埋首副」 聲討者已掌全面真相?

2015年08月26日
   

 

身為港大校友,近期的「等埋首副」事件,我亦甚感關注,思考當中的問題,就像進行智力遊戲「Master Mind」(珠機妙算),給予我很大的啟示。

「Master Mind」是根據對方的一些線索,憑「點解呢度顏色啱、位置唔啱」的提示,推理出對方的顏色珠如何排列,玩得叻的人只需五、六步就可以推理得到,無咁叻的人,可能需要十幾廿步才估得到。在遊戲過程中,很多時得到一些資料和提示後,便覺得自己推理出來的答案一定對,但最後發覺錯了,便又要再收集多一些資料,結果也不一定能猜得對,只是你以為自己猜得對,其實你無將所有可能性都設想一遍,將所有不可能的結果排除。

生活上亦有好多人會武斷地認為自己的想法一定是對的,但所持的理據,只是「因為係某某話俾我聽嘅」。這就如盲人摸象一樣,所手執的只是事實的其中一部分,自己掌握的並非全盤事實而不自知,便變得自以為是。正如港大「等埋首副」事件,我們必須掌握所有資料才能下判斷,否則會失之毫釐,謬之千里。回首港大「等埋首副」事件,是由有人洩漏了遴選委會已有副校長人選而開始的,但遴選委員會的結果一向是保密的,不應洩漏出來。現時洩漏了,外間的人士便全盤接受了這種說法,完全無人質疑當中是否有選擇性洩漏?是否全部遴選委員一致支持這名人選?便當作事實的全部。

接下來,大家便質疑遴選委員會遲遲未有將已定人選遞交港大校委會審批,當中涉及政治干預。但遴選委員會定出人選後的下一個步驟是甚麼?遴選委員會有沒有提交人選?幾時遞交人選?外人根本無從得知,憑甚麼批評遴選委員會拖延遞交副校長人選呢?

直至6月,遴選委員會正式將副校長人選遞交校委會,便又有人洩漏了校委會決定擱置委任,要等首席副校長上任後再作決定,引起更大的爭議。這些都是需要保密的議,原因就是時機未成熟,一旦公開便會引來很多不必要的揣測和猜疑,造成今日的結果。

至今洩漏出來的事情,似乎每一樣都有根據、「錯唔晒」,但真正的事實和時序,我們身為外人是一無所知。現時有不同的說法,一種是聲討校委會的人,指港大多個月前已經預備由港大法律學院前院長陳文敏出任副校長;另一種是校委會委員李國章所指,遴選委員會推薦的副校長人選,遲至五、六月才交上校務委員會。前者不知憑甚麼證據而作出這種說法,但若李國章所說的時序真確,則完全顛覆了外間一向對整件事的看法。

回首頁      列印

 

/48



C觀點

中原城市領先指數

廚神

旅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