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12月16日

 

墨寶 - 陳偉霖
搏命不如博愛

2015年08月24日
   

 

上星期四晚明報新聞網報道了一篇有關讓座文化的民意調查惹來眾多非議。基本上每次有報章報道讓座文化這個問題時,記者們好像永遠把年輕一代設定為百毒不侵,擁有強健體魄,縱使企多廿個站也不會死的,至於年長一輩會都常常被設定為周身病痛,若然要他們企多一個站,分分鐘會陰陽相隔。讓座問題的矛頭好像永遠都在指向後生仔,說他們是低頭族,不會自動自覺讓座給有需要的人,不懂人情世故。

以這篇報導為例,明明調查只是說有五成多的受訪者認同低頭族是不讓座的原因,調查裡亦沒有指明低頭族的年齡分布,但A記者就很乖巧地拍下一張相,相裡的左邊是一位青年左手拿著電話右手拿著一個膠袋,右邊是一位女士雙手攬住一位小童並蹲在地上。另一邊廂B記者訪問了一位68歲的王伯,王伯說平時只有一半機會有人讓座給他,有時甚至抱住手小孩都唔會有人讓座。這一張相,這一句話,這篇報道令人聯想年輕人就是調查所說的低頭族就更「順理成章」了。

讓座這一回事到底從哪時候開始就只係覺得是年輕一代的責任?妙齡少女月經來潮腹痛腰痛可以算是需要人士嗎?她需要拿出鮮血來證明嗎?我自己亦見過不少健步如飛的三、四十後,當地鐵幕門還未完全打開他們已經爭先恐後飛奔到車廂去使用座位,亦見過一些五、六十後慢條斯理來到正在使用座位的後生仔面前,理直氣壯大聲跟後生仔說他自己是老人家,呼喝叫他們讓出座位。

讓座,本來就是體現博愛的人文價值,但現今所謂的讓座文化裡,只要自己有條件能夠符合「有需要人士」標準,大家都只會自私地冷血地搏命爭取自己的權益。

williamoutcast@gmail.com/周一刊登

回首頁      列印

 

/44



C觀點

中原城市領先指數

廚神

旅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