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12月16日

 

飲食事典 - 阿鼻
外賣小史

2015年08月14日
   

 

趁香港警察智破白牌車黨之際,不如談談「外賣」的種種。
只是一個call車app罷了,但為甚麼一提Uber,總會跟創意扯上關係?因為人家不滿於只做一個call車app,因為人家總是不斷在想:「既然有一堆車喺度,除咗載客仲可以做啲乜?」其中一樣他們想到的,便是送外賣。在紐約、芝加哥、洛杉磯、多倫多和巴塞隆拿,Uber正在做UberEATS服務,在app上揀想食的菜式,10分鐘內便由司機熱辣辣送上門──而這是長期服務,不是做一日便算的gimmick嘢。
食外賣,我們通常會把它與「慘」字扯上關係,事實上「慘」的確是外賣的濫觴:古希臘古羅馬時期的人們已經開始買外賣回家開餐,考古學家發現在龐貝古城遺跡裡有多達200家路邊熟食攤檔,卻鮮有發現有廚房的民居;由此推論,古時候要食外賣的,都是家徒四壁、afford不起一個廚房一個飯廳的人。全球各地都有類似情況,窮人要食嘢,去不起有枱有凳有service的正統餐廳,便在路邊檔買食物回家。當時的食物保鮮技術和食物容器超級落後,食物經常食壞人,小販經常被告上法庭,18世紀初紐約市甚至因而全面封殺街邊檔。後來的人們就不是因為窮,而是因為懶而食外賣了。根據紀錄,美國第一家打正旗號做外賣的是1920年代一家叫Kin Chu的中國餐館,直至戰後的50年代開始,由戰爭帶來的各種食物保存法趨於成熟,外賣就更加盛行了。
說起中餐外賣,在西片裡常見的中式外賣餐盒,本來是用來裝蠔的,箇中故事下周再講。


微博 t.sina.com.cn/nosechoy
並請在FB搜尋「阿鼻的飲食字典」並於10秒內按Like

回首頁      列印

 

/104



C觀點

中原城市領先指數

廚神

旅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