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12月16日

 

遇見愛情 - 楊一沖
我在這裡等你(四)

2015年08月11日
   

 

「Iris和Yuki今晚替街坊量血壓,有街坊煮了腐竹白果糖水,她們說你喜歡喝,叫我拿給你。」
小雨喜出望外,連忙接過暖壺。吃了兩天醫院裡的飯菜,嘴早就寡出鳥來。
「她們那麼大膽指使上司啊。」
「也不是,是我比較閒罷了。」愷傑笑笑,視線像不懂得放哪裡,那表情竟帶點羞澀。
像個小男生啊,小雨不禁心裡暗笑。過去對愷傑的負面感覺莫名地一掃而空。
她看了看病床桌上他帶來的那束白百合。
「啊,這個‥‥‥送給你的。」
「謝謝。」雖然是探病送的,但小雨已經很久沒有收花了。「我去問問姑娘有沒有花瓶。」
「不,你腳不好,讓我去吧。」
愷傑走出病房,小雨把鼻子湊到花前面——好香!心情一下子舒緩下來。她不經意地望向對面,床上的中年婦人正盯著她,擠起八字眉,嘴角泛著艷羨的笑容。小雨有點不好意思地回過頭,心裡卻升起一陣久違了的虛榮感。
「問過了,他們說花瓶要自己帶來。」愷傑從外面回來,雙手叉腰一臉苦惱。「都是我不好,想得不夠仔細。」
「又不是上班,你不用那麼認真啊。不要緊,放這裡就好。」
「那我替你倒糖水。」愷傑拿出帶來的膠碗,問︰「要不要雞蛋?」小雨搖頭,「要戒口,對傷口不好。」「誰說的?高蛋白質對傷口愈合最好了。」「真的嗎?我以前婆婆不是這樣說的。」「當然,還要吃夠兩顆呢。」「我怎麼吃得下啊?」
小雨笑著抱怨,但還是沒好氣地接過膠碗。「你不吃?」
愷傑搖頭,默默地看著她吃糖水。氣氛有點尷尬,幸好他開口問︰「腳好點了沒?是不是還很痛?」
「痛啊,晚上都痛得睡不著,你看我的黑眼圈,大得像冬甩。」
愷傑微笑。「你放心休養,工作的事就交給我們吧。」
不知是糖水太好喝,還是他的聲音太溫柔了,小雨心裡升起一陣悸動,鼻子一酸,淚就在眼眶裡打轉,她連忙別過臉。
「你怎麼了?」愷傑問。
小雨搖搖頭無法回答。原來自己一直渴望的不過是如此簡單的一聲問候,她覺得悲傷不已。
「不要緊,我有時間就來看你吧。」
小雨錯愕地回頭,愷傑微笑看著她。她不說,他竟然都懂了。(待續)
周二刊登
楊一沖
www.facebook.com/yeung1chung
http://weibo.com/yeung1chung

回首頁      列印

 

/48



C觀點

中原城市領先指數

廚神

旅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