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12月16日

 

墨寶 - 陳偉霖
初中生的悲哀

2015年08月10日
   

 

前兩天跟初中生在他們的暑假活動中談生死,本以為他們年少氣盛,應該會坐唔定,諸多意見要發表等等。但唔知係因為暑假都要參加暑期活動,定係因為天氣悶熱嘅關係,他們的反應卻好比一個坐了冤獄多年的無辜受傷者一樣,世事未必被他們看透,但他們對一切所發生的事物均不會抱有任何希望或失望。他們的表情及態度告訴你這兩個鐘頭的工作坊裡面,千萬不要問他們有何想法,他們唯一能付出的動作,就是全力配合及執行你的所有指示。當我嘗試乞求他們的反應時,縱使他們明明是各自各在閒聊中,整個空間也會瞬間變得死寂。

當然,經過我個半小時的努力,距離「落堂」前的半小時我終於有機會聽到他們對生命及死亡有何想法,但這些想法亦語出驚人,我問:「若然每一個人類都必定有至少一個夢想,那你的夢想會是甚麼? 」有人搶答:「我生無可戀,早死早着都可以㗎我。」最弔詭的地方是原來當中有兩三個同學都有相同想法。他們說他們並不是厭世,只是真的找不到生存的理由。那我繼續問:「那若然現在跟你說你只剩下一個月命,你會有甚麼想做?」有人答會好好地把功課做完,亦有說會繼續原有生活。

當有媒體大肆報道11歲「港產神童」6年前移居蘇格蘭之後,考A-level數學科獲得A的同時,在香港受教育的初中生卻為何對世界,對自己沒有存在任何幻想?甚至覺得生無可戀?他們說生命只剩下一個月也會把功課完成,這個想法我們又應該怎樣演繹?如果他是你的孩子,你會讚他有責任感嗎?天生與皮膚癌同生共死,生前已寫好遺書,辦好葬禮,深信擁抱死亡才能活在當下。williamoutcast@gmail.com

回首頁      列印

 

/64



C觀點

中原城市領先指數

廚神

旅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