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12月16日

 

麥聖希 - 麥聖希
《翩翩愛自由》從人民出發

2015年08月05日
   

 

近幾年,香港已經體會到人民團結的力量,在社會公義、人生自由的議題上,退讓已經等於助紂為虐,認同了壓逼者的邏輯和價值觀,剩下的出路似乎只有爭取和反抗。現實的環境是這樣,但反映現實的電影又有多少?避談政治的港片,當然在這課題上暫時交白卷,但近年南韓則有《逆權大狀》、《逆權師奶》等振奮人心作品,而遠在歐洲或美國,反映社會和政治現狀的當然還有不少,最近引進到港的則有一部英國片《翩翩愛自由》。

叫《翩》片做政治電影,著實有點嚇人,連有意入場的觀眾也分分鐘頓時拒諸門囗,而事實上,影片的著眼點是應該落在人民身上。人民團結起來的力量,那種英雄式的轟烈和浪漫,既叫人肅然起敬,又叫人深深感動。該片根據真人真事改編,生於愛爾蘭30年代的占美格拉頓(James Gralton),就是當年的人民英雄,他從美國回國,在村落地方辦了一所人民學堂,村民可自由參加,可在那裡學習,從演說、思考、唱歌、跳舞和戀愛中認識生命,認識社會,認識世界。


大師封筆之作
可是當年的愛爾蘭社會保守建制,以此方法發掘個人潛能,培養獨立思考的活動就自然成為教會,以至地主們的敵人,更視格拉頓為他們的頭號敵人,對他又拉又鎖,散播惡毒言論,將其妖魔化。甚麼「上課等如反神論」、「爵士樂都是魔鬼的音樂」、「學堂正在洛杉磯化我們的文化」等,不用多說都知道何其荒謬。

電影接著一如導演堅盧治風格,從人民感受出發,政治氛圍、動盪社會都只是背景,觀眾看著學堂學生對自由、對學習的理想幻滅,那種對基本人性真善美的追求,一旦統統被殲滅時,便出現反彈,上演那場舌劍唇槍、對理想的爭辯。這幕戲既富啟發性又精采絕倫(一如之前執導的《Land of Freedom》和《 The Wind That Shakes Barley》的辯論般緊湊),以及那場歡送人民英雄的集體單車戲,都看得人一邊拍案叫絕,一邊熱淚盈眶。而堅盧治之所以是英國國寶級導演,正是他沒有硬銷政治理念,一切從人性出發,今次他在踏上烏托邦之路上,更多了點點浪漫,那場學堂靜默共舞更是少見的感情戲,到位又不至肉麻。

據說《翩翩愛自由》是今年78歲的堅盧治的封筆之作。當今之下,能有這樣的勇氣和能力,將人性與社會的關係、個體與建制的矛盾拍得如此出色,真是買少見少,希望他與宮崎駿一樣,終有復出的一天。


之前是電影文字人,現在是電影推廣人以及大小影展搞手。生活冇電影會身痕。

 

回首頁      列印

 

/56



C觀點

中原城市領先指數

廚神

旅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