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12月16日

 

遇見愛情 - 楊一沖
我在這裡等你(三)

2015年08月04日
   

 

「簡單一點說,你足踝附近的骨頭幾乎全都碎了。」
醫生展示著X光照片,小雨不相信自己的眼睛。
「怎會傷得這麼重?她不過是踩中塊石頭罷了。」身旁的愷傑緊張地問。
剛才小雨痛得迷迷糊糊,隱約知道是愷傑揹她進來醫院的,檢查過後又服了止痛藥,現在才想到忘了跟他道謝。
「這個很難說,有時無情力造成的傷害可能還要嚴重,如果平時少運動或者鈣吸收不足都有可能——」
「我只是想知道,」小雨擔心的不是原因。「我要多久才可復原?才可走路?」
「這個‥‥‥」醫生用手指擦著鼻樑。「我想最快也要半年。」
* * * *
「早叫你工作小心點,你現在要躺多久?半年?我們哪裡有這麼多錢?」
母親扯高嗓門,整個病房都聽得見。對於她的埋怨,小雨已經毫無感覺。
「之後我們怎麼過?你明知道家要靠你養的嘛。」
「公司會賠工傷的。」
小雨拋下一句,母親立即雙眼放光。
「是嗎?賠多少?至少都幾十萬吧?萬一你倒霉,跛了,還有男人要你嗎?我的女兒就不值錢啦,我要你公司賠一千萬!」
「媽,不要發神經吧。」小雨懶得理她,轉頭問妹妹。「阿欣,護士那邊考得怎樣?」
阿欣憨笑著,然後搖頭。
「是嘛。」
阿欣天生膽小懦弱,連一隻蒼蠅飛進屋裡都怕得呼天搶地。起初她說要當護士小雨都抱懷疑態度,不過難得她有目標還是一直鼓勵她,她考不上小雨其實並不意外。
「不要緊吧,這次考不到還有下次。」小雨拍拍妹妹的膊頭。
「不考了,我想我都是做不來的了。」
阿欣笑笑說,完全沒半點失望。
小雨立即氣往上衝,好想罵這個妹妹︰怎麼你可以活得那麼輕鬆?你還要靠我這個家姐多久?
「啊,糟了,我還答應了二姨媽你下個禮拜會去飲她的嫁女酒呢。」
「省回人情不就好了?」小雨冷冷回母親一句。
「傻女,不去也得給人情呢,」母親眼珠一轉。「不過可以少給三百,也好,讓我先打電話給她說一聲。好啦,不阻你休息,阿欣,我們走啦。」
小雨看著兩人離開。
果然,到最後她們一句都沒有問候過小雨的傷勢。母親跟站在門外的男人擦身而過,竟然是愷傑。
他手裡捧著一束白百合。(待續)周二刊登


楊一沖
www.facebook.com/yeung1chung
http://weibo.com/yeung1chung

回首頁      列印

 

/48



C觀點

中原城市領先指數

廚神

旅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