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12月16日

 

公民薇博 - 余若薇
任命副校長的程序公義

2015年07月30日
   

 

作為香港大學畢業生,看到周二晚母校的校務委員會未有改變原先有關任命副校長要「等埋首席(副校長)」的決定,實在感到痛心又氣憤。

事件引起港大眾多教職員、學生、校友,以至社會人士關注,甚至引發周二晚一群同學衝入會議室,全因校委會處理此事的手法完全不依既有程序,更不合情理。前年底,校方決定公開招聘5個不同職務的副校長職位,去年初成立由校長領導的遴選委員會,經過一年多的工作,報告呈上校委會,而校委會亦先後委任了4個由遴選委員會推薦的人選,唯獨負責學術人事及資源的副校長職位,沒有按照建議委任港大前法律學院院長陳文敏,先是從審計報告裡挑骨頭,到奸計不逞,到上月更作出等待新任首席副校長的人選誕生後才再討論的荒謬決定。校長馬斐森已多次表示,希望盡快有人出任此職,大學的人事及資源不是等閒職務,要處理的事宜複雜繁重,延誤對教職員士氣打擊沉重。目前根本不知道聘任新首席和待他履新還需要多少時間;若由校外人士出任,他在短時間內又怎會比校長更清楚是否需要這位副校長?況且大學聘任有規有矩,已完成一年半的遴選過程,怎能因一名尚未出現的人而無限期等待?這與建制派逾30人要「等埋發叔」一人才投票,同樣荒謬!

按照《明報》前總編輯、港大法律學院校友劉進圖的報道,中聯辦和特區政府部分高層人士認為陳文敏「包庇戴耀廷策動佔領中環運動」,因此強烈反對他升任副校長。這是赤裸裸的政治干預學術自由,在親政府的校務委員(其中不少由特首委任)阻撓下,不討論校長需要副手,理由是要再等校長另一位尚未有人選的副手的意見,院校自主從何說起?

若校委會覺得真的有足夠理據不委任陳文敏,大可否決遴選委員會的建議,然後向公眾解釋,但是校委會不敢這樣做,不斷拖延。正如陳文敏撰文引述拿破崙名句﹕Never ascribe to malice that which is adequately explained by incompetence(若以沒能力足以解釋的事,便毋須陰謀論)。
我們一群校友發起關注行動,親共傳媒自然會扣帽子,指事件由「反對派」政黨策動,但絕大多數聯署者都不是政界中人,甚至一些平日立場較為親政府的港大學者如程介明和陳弘毅,也公開表示對事件感到憂慮。

校委會主席梁智鴻周二晚與同學會面時表示,建議在9月的會議再討論副校長的任命,這只會在開學後釀成更大的風暴。為了保住港大得來不易的百年校譽,為了讓師生專心教授和學習,校委會必須盡快就任命副校長作決定。

回首頁      列印

 

/80



C觀點

中原城市領先指數

廚神

旅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