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12月16日

 

麥聖希 - 麥聖希
《性本無言》零對白黑幫世界

2015年07月24日
   

 

一年多了,去年康城影展的話題作,肯定是這部《性本無言》。不是說它有沒有機會拿獎奪魁,而是它大膽的手法和內容——全無對白地描寫聾啞人士的黑幫世界。沒錯,是全無對白,也沒有旁白、沒有字幕,全片以手語交代故事情節,但仍無損觀眾對劇情的理解,況且,題材是我們耳熟能詳的故事——校園地下組織的性與暴力,一點都不陌生,但觀賞時仍覺得震撼,因為主角們全是聾啞人士,帶來很多衝擊和思考。

先說故事。年輕小伙子入到寄宿學校,嘗試適應生活,但旋即便走上黑幫之路。表面平靜,地下卻是罪惡滿城的黑幫世界,這個世界盜亦有道,姦淫擄掠是常理,你要上位,一定要有表現。主角就先來偷呃拐騙、搶劫打鬥,繼而搭上老師,一起參與越境賣淫勾當,小混混靠拳頭、膽色默默上位,一下子就成了大犯罪家,誰知初生之犢墮入情網,愛上女同學安妮後不能自拔。

聾啞人士擔演
電影題材真是沒兩樣,但當在銀幕上看到的全是真實的聾啞人士,不由得去想,當中有沒有被利用和被剝削呢?尤其戲中一場大膽性愛戲,具體地三級,觀眾咋舌之餘亦會不停反思。始終他們都是人,為甚麼不可以做黑幫?為甚麼不能談情說愛兼做愛?為甚麼我們看到這些情景會不爽?是我們習慣了同情他們,將他們放在被照顧的邊緣位置?
《性》片正是要我們面對這些問題,所以電影世界根本與主流社會無異,所以導演刻意營造他們堅強一面,從不自悲自憐,當然,主角們都誤入歧途,一方面引證他們與所有血氣方剛的年輕人無異,另一方面暗示他們對主流社會的一種反抗,你愈可憐我,我愈不領情,我有我做人的自由,我更有我做壞人的權利,跟所有人一樣,不用旁人指指點點。

獲獎無數
《性》的英文片名《The Tribe》,是部族的意思,有種站在主流中心看這個外圍部族的味道,他們是小眾,是被現今社會邊緣化的一群。導演就是要我們抹去所有既定道德價值,用平常心、放下有色眼鏡去看待他們。該片在康城勇奪影評人周的最佳電影後,已經巡迴了不少國家影展,贏過不少獎項,但觀眾除了驚嘆這位烏克蘭導演的首部作品,如斯大膽、技壓群芳之外,亦應多作觀影後討論,思考它的社會性、導演角度以至背後的用心。


本周一(7/20)的《捉妖記》,補拍追加實為7,000萬元,非700萬元,特此更正。



麥聖希-之前是電影文字人,現在是電影推廣人以及大小影展搞手。生活冇電影會身痕。
 

回首頁      列印

 

/124



C觀點

中原城市領先指數

廚神

旅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