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12月16日

 

孫公解碼 - 孫明揚
行政長官應有的條件(下)

2015年07月22日
   

 

上周談及,《基本法》有關何謂高度自治及何謂高度自治的範圍都存有相當灰色地帶,容許各方在不同層次或甚至不同理念去演繹和解釋,因而達致不同的結論。我的故友羅德丞認為,因為香港在《基本法》之下繼續實施普通法,有異於國家的大陸法,在終審情況之下遲早會觸及普通法與大陸法接軌的問題。他最大的憂慮在於普通法是沒有釋法這回事,接受普通法訓練的法律從業者普遍對此有很大的抗拒,因為這是他們信服解釋法律是法庭的份內事,法庭判決的案例經過日積月累對原有法律條文提供豐富的深入內容及層次。他預見如有朝一日有釋法的需要,這些由抗拒而蘊藏在這些法律從業者心中的不滿及不安情緒會隨之爆發。
他以為在一國兩制之下, 雖則香港有《基本法》保障我們以普通法行事的優良傳統,但《基本法》第158條同時有要求香港特別行政區法院在審理案件時,需要對《基本法》關於中央人民政府管理的事務或中央與香港特別行政區關係的條款進行解釋,而該條款的解釋又影響到案件的判決,在該案件作出不可上訴的終局判決之前,應由香港特別行政區終審法院請全國人民代表大會常務委員會對有關條款作出解釋。他意識到以上所有的敘都是原則性,從未經過實踐的洗禮,沒有先例可援。基於同樣道理,何謂高度自治及何謂高度自治範圍的細則亦有待透過實踐去確定。在他看來,這實踐的過程崎嶇滿途,會提供不少機會給質疑一國兩制的人士去削弱及損壞。
上述兩個層面都冉冉說明行政長官面對的最大挑戰因他身處史無前例的一國兩制所引出的兩制間的夾縫狀態而導致。行政長官任重道遠,如沒有心理準備去背負這個十字架,將無以面對自己、面對香港及面對國家。

回首頁      列印

 

/56



C觀點

中原城市領先指數

廚神

旅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