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12月16日

 

孫公解碼 - 孫明揚
行政長官應有的條件(中)

2015年07月16日
   

 

上周談到,行政長官處於夾縫中的位置,需背負建立與國家領導人有效及良好的工作關係的十字架。我的故友羅德丞以為,當時的港督亦要背負十字架,但程度相對為輕。港督當然要為香港爭取落實最有利香港的政策,但他絕不能漠視英國外交部的相關政策取態,因為英國外交部需兼顧它的本土情況,又要關心其他屬土的不同取態。在絕大多數的情況,本着互助互諒的理性討論,互相妥協尋求彼此能夠接納的共識。他說當年社會對這些政府與政府之間的談判詳情所知不多,通常只要强調結果對香港帶來那怕只是一點點好處,就會普遍被接受為捍衛香港利益的明證。

但回歸後的香港情況卻非常不同,因為一國兩制的實踐會引來社會上不同的群組對《基本法》的條文有非常不盡相同的理解,從而埋下不少的紛爭伏筆。他提及兩個層面,一是關於香港日常面對的種種問題,二是觸及國家與香港因法律體制不同而引致對所關於情況的分歧理解及看法。

他認為香港日常面對的問題,大部分都是所有人都無異議的香港高度自治範圍內的事情,當可倚賴香港沿用的司法制度用普通法的原則去化解。但從第二個層面來看,雖則《基本法》第158條經已明文規定,《基本法》的解釋權屬於全國人民代表大會常務委員會,亦同時授權香港特別行政區法院在審理案件時,對《基本法》關於香港特別行政區自治範圍內的條款自行解釋,但是有關何謂高度自治及何謂高度自治的範圍都存有相當灰色地帶,容許各方引用相同理念,但不同層次或甚至不同理念去演繹和解釋,因而達致不同的結論,對所需解決的事提供不同的法律基礎。(下周再續)

回首頁      列印

 

/88



C觀點

中原城市領先指數

廚神

旅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