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12月16日

 

天上人間 - 楊光宇
學問的殊途同歸

2015年07月15日
   

 

中學時讀地理,地理老師蛇辛問了一個問題:「為甚麼熱帶地方沒有強國?」印象中那時的討論認為,熱帶地方生活太容易,餓了摘蕉吃、渴了飲椰青,又不會冷死,加上天氣又熱又濕,令人提不起勁工作;反之寒溫帶地區生活的人,要努力與大自然搏鬥才能存活。

也是中學時讀的歷史,明末清初,女真人只有幾十萬,竟然覆亡了人口比他多五百倍的大明,雖曰大明很不濟,但可見清兵的「勇」字不止是寫在心口上!然而由1644年清兵入關,到1673年三藩之亂,短短30年的太平盛世,八旗兵已退化至不能用,及至太平軍起,要靠曾國藩訓練的湘軍平亂,由此可見,安逸是多麼可怕?!

人類的智慧,不論是東方西方的,都告訴我們同一個道理,中國人說「富無三代」,通常上一代刻苦努力致富,下一代縱是不濟,但見到上一代的辛勞刻苦,一般尚能守成;可是到了第三代,一直在富貴中長大,養尊處優,很可能重蹈八旗兵的命運。西方人常說,人生不能時常留在comfort zone,又有鯰魚效應、溫水煮蛙等理論典故,說的都是類似的道理。

原來天文學加考古亦有類似發現,地球圍繞太陽公轉的軌道,有一個叫偏心率的參數,地球一年之中有時離太陽較近,有時較遠,而偏心率越大,地球每年的溫差亦越大。在過去,這個偏心率不時改變,由0.005至0.06不等。人類由古猿進化而成,腦部容積不斷加大,3百萬年前的南方古猿只有400cc,1,800,000年前的直立人加大至800cc,800,000年前的海德堡人上升至1,200cc,200,000年前的omo II智人更加大至1,400至1,500cc左右。有趣的是,過去每次人類智能的大躍進,均是在地球偏心率較大,氣候更惡劣的時候,似乎也在印證同一道理,面對挑戰才能激發潛能。

從地理、歷史、人文和天文考古角度,也說出同一個故事,有趣!

周三刊登

回首頁      列印

 

/64



C觀點

中原城市領先指數

廚神

旅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