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12月16日

 

遇見愛情 - 楊一沖
很老的朋友(十)

2015年07月14日
   

 

離開醫院,阿讓和我走在街上。
「小惠,你喜歡自己嗎?」一段長長的沉默過後,他看著我微笑問。「我一點也不喜歡我自己呢。」
我看著他,他繼續說下去︰「從小我就好討厭我父親,作為醫生,眼裡就只有權力,他不值得我尊重,我從沒當過他是我爸。但所有人都責怪我,說我不孝。難道身為兒子就不可以討厭父親嗎?就不可以和他斷絕關係嗎?」
我甚麼也不懂得說,認識他十年了,我從不知道他和家人的關係會是這麼差。我一直以為他很樂觀,或者對任何事都不痛不癢而已,原來他只是把自己的感情收藏起來‥‥‥
「你們就是因為這樣打起上來?」
「他說我不認他作父親可以,但他就不會給我一分一毫,醫科也不用想再讀下去。」
我疑惑了。「但你不是說是他迫你讀的嗎?」
阿讓垂著臉笑了,那笑容夾雜著痛苦。
忽然間,我明白了。
「其實你是想做醫生的。」
阿讓沒說話,是默認了。
「每次看到我爸,我就發覺自己愈來愈像他,他就像鏡子的倒影一樣,讓我看到自己將來會有多醜惡。但我又無法忘記當實習時,看到那些康復的病人我有多快樂。」
「如果我說錯了你不要生氣。」我戰戰兢兢說︰「剛才看到你爸很著緊婆婆,我覺得他或者不像你說的那麼壞。」
「我迷失了好久,現在想通了。」阿讓看著我好一會,笑了。「還是小惠最了解我呢。你一定是很累,很辛苦了。」
欸?
「小惠一直都在生我的氣吧。」
看著阿讓的側臉,鼻子一酸,淚在眼眶裡打滾起來。
「一直以來有你在我身邊,我才未至於放棄自己。你說無論我做甚麼都預你一份,其實是我要多謝你每一次都肯陪著我才對。」阿讓終於看過來。「對不起,我只是不想讓你看到我懦弱的一面。」
「我從來都沒想過你是要完美的。」
「你不明白,」阿讓笑了一聲。「在喜歡的人面前,男生就是想給她看到最好的一面呀。」
甚麼?喜歡的人?他承認了?我看著阿讓。他笑了。
他終於承認了!
他承認喜歡我!
「我不要再對別人說你是我的老朋友,」阿讓牽起我的手。「做我的女朋友,好嗎?」
我擁著他一次又一次地點頭。眼淚終於滑了下來。(完)周二刊登
楊一沖
www.facebook.com/yeung1chung
http://weibo.com/yeung1chung

回首頁      列印

 

/64



C觀點

中原城市領先指數

廚神

旅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