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12月16日

 

公民薇博 - 余若薇
對曾鈺成的不信任動議

2015年07月09日
   

 

曾鈺成自2008年出任立法會主席後,形象大為改善。在港大民研的「十大立法會議員評分」中,他任主席前往往徘徊於第8、9位,到2013年起已長期位居榜首。記得當年范徐麗泰做立法會主席甚麼問題都沒立場,民望同樣飆升。
曾鈺成競選主持前曾承諾三不。第一不投票,但他早已表明若政改欠他一票,他會投票支持。第二不論政,但過去兩年,他論政的次數可算議員之冠。三不參加民建聯黨團,原來他做了建制派團長,在WhatsApp教路。
建制派議員在政改表決「甩轆」後,傳媒揭發他們的WhatsApp群組通訊中,曾鈺成積極參與討論,更就議員發言次序的策略作出建議,公開身份是球證,但私底下作其中一隊的幕後教練,明顯違反主席必須嚴守中立的原則。但他辯說,自己沒有違反議事規則,出席電台節目時堅拒向市民道歉,還表示樂意加入民主派的群組,這豈是解決方法!
當日WhatsApp曝光,泛民主派議員聯署要求主席交代,向市民道歉及保證日後不再犯,沒有叫他下台。但今日面對曾鈺成這種態度,泛民議員只能對他投下不信任的一票。有意見指他已是建制派中最理想的主席人選,若他下台,換上別人只會更差,但接受這邏輯等於放棄制度,接受沉淪。
上周傳媒又揭露,去年雨傘運動期間,曾鈺成在港大一次演說中,說到重慶大廈找一些非裔人到佔領區,就可清場。即使他指這只是說笑,又解釋針對的並非種族而是當時的疫症,依然無法洗脫歧視的味道。
為何突然會有這兩宗新聞傳出(特別後者已是大半年前的事)?即使當事人表面上淡化此事,合理的推斷,是有人刻意在這個時候放料,打擊曾鈺成的聲望,以防他在政壇更上一層樓。當然,上周本報以頭版報道他2012年特首選舉期間曾遭竊聽,以及他於本報專欄借希臘神話指「背叛者都會受到嚴厲的懲罰」,背後的訊息同樣值得玩味。
種種情況,顯示建制派正出現了嚴重的權力鬥爭,一些人剝著花生看戲,但這不是一齣好戲,建制派往往因利益而結合,並沒有共同信念,分贓不勻,必然內鬥,香港繼續以小圈子選舉壟斷權力,這種情況只會不斷發生。民主派沒有足夠的力量攆他們下台,唯有堅持原則,勿為失敗而放棄。

回首頁      列印

 

/64



C觀點

中原城市領先指數

廚神

旅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