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12月16日

 

指點天下 - 王永平
希債危機的邊緣博弈

2015年07月09日
   

 

上周末希臘舉行公投,結果是六成投票的選民反對國際債權人提出的緊縮換救助方案。這場世紀豪賭的大贏家當然是提出公投的希臘總理齊普拉斯。這位年輕激進左翼政客在月前大選勝出的主要原因正是投不願捱苦的選民所好,肆意批評上屆政府接受債權人要求希臘大幅削減開支作為繼續援助的條件。為了顯示破釜沉舟的決心,齊普拉斯不單拒絕還債,還暫停銀行服務,只容許希臘人每天提取有限度的現金。
另邊廂,作為最大債主的歐盟態度非常強硬,主要原因是最具影響力和借錢最多的德國,在鐵娘子默克爾領導下堅持欠債國家須遵守財政紀律,即採取緊縮措施讓經濟回復正軌。德國人以節儉、紀律見稱,一向對歐盟內一些靠借貸過豪華生活的國家,包括希臘,早就看不過眼。因此,德國民意是一面倒地反對向希臘讓步,令默克爾備受壓力。
假如挾民意的齊普拉斯不能成功爭取到一個較之前明顯優勝的債務重整方案,希臘便可能自動或被迫退出歐元區。這不等於希臘需要脫離歐盟(英國也沒有參與歐元區),但威脅脫離歐盟正是齊普拉斯的王牌。
歐元區少了希臘,在經濟上沒有甚麼大不了。但在政治上,希臘脫離歐盟的後果卻是非同小可。希臘位處亞洲、歐洲及非洲的交界,有極重要的戰略作用。早前齊普拉斯便故意與俄國總統普京通電話,商討合作機會。當然,失去歐盟的支持,希臘人的日子比現在更不好過。
政治角力有邊緣策略(Brinkmanship),就是博弈雙方把已經危險的局勢迫至一拍兩散的邊緣。今次齊普拉斯正是玩這個遊戲。他的主要對手不是歐盟財長、歐洲央行或國際貨幣基金組織,而是歐盟金主德國的領袖默克爾。今次希債危機最好的結局當然是希、德各自找到一個可以向國民交代的妥協方案。是否如此,我們唯有屏息以待。周一至五刊登

回首頁      列印

 

/64



C觀點

中原城市領先指數

廚神

旅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