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12月16日

 

遇見愛情 - 楊一沖
很老的朋友(八)

2015年06月30日
   

 

Issac把電單車停在路旁,熄匙下了車,見我解不開頭盔便走過來。
「讓我幫你。」
他低頭把臉靠向我,脫掉領帶只穿白色襯衫的他多了份親切,解開扣子時,他的手指掃過我的下巴,我只敢一直看著地下。
「行了。」他把我的頭盔除下,對我一笑。
我有點尷尬便找話說︰「想不到你會開電單車呢。」
「這是我唯一的嗜好。」他拍了拍車身,微笑說︰「生活不容易,遇到甚麼挫折,或者受了氣,我就會開車跑一趟,用來平衡心理吧。」
「平衡心理不是找女朋友的嗎?」
「它就是我的女朋友啦。」
不知是喝了太多酒,還是剛才太過興奮,頭忽然間變得好重。
「有時候,我都好想有個人安慰我,體諒我。」我把頭輕輕靠在Issac的膊頭上。一輛貨車高速駛過,巨大的聲音衝擊著我的心,整個人失去了氣力。
「Sorry。」
心頭一抖,這時才感到Issac的膊頭一直都很僵硬。
「如果我做了甚麼令你誤會了的話……」
啊!我如夢初醒般立即從他的懷裡出來。我在做甚麼?本來暖呼呼的身體彷彿掉進冰水中,醉意全消的我尷尬得無地自容。
一輛計程車剛巧駛過,我立即像抓住水泡般攔下它,回頭說了聲「對不起」,便跳上了車。
「小惠——嗨!」
剛才發生甚麼事?我雙手掩著臉,眼淚已經流了下來。都怪你,阿讓,如果不是你,我就不會在人前變得軟弱,不會那麼丟臉,全是你的錯!我決定以後都不再理會你了。
手機忽然響起。
「是小惠嗎?」我想了一會才記起是上次造芫荽餅給我吃的婆婆,她的聲音很虛弱。
「婆婆?找我有甚麼事?」
「我被櫃壓住,動不了,腳好痛……」
「櫃?是上次我和阿讓替你造的那個麼?嚴不嚴重?你有沒有找阿讓?」
「他沒聽電話。」
「不用怕,我現在立即來找你!」
我叫司機去荃灣,再打阿讓的電話。如果婆婆有甚麼事,我一定不會原諒你!
電話終於有人接聽。「你在哪裡?你知不知道——」
「是小惠嗎?」是一把女聲。「阿讓進醫院了。」
我認得這把聲音是阿讓的母親。
「他發生甚麼事了?」
「剛才他和他父親大吵一場,之後打起上來……」她嗚咽著說不下去。
(待續)周二刊登
楊一沖
www.facebook.com/yeung1chung
http://weibo.com/yeung1chung

回首頁      列印

 

/56



C觀點

中原城市領先指數

廚神

旅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