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12月16日

 

麥聖希 - 麥聖希
《鬼上你的床》 不只Teen horror

2015年06月29日
   

 

 《鬼上你的床》(It Follows)有條很有趣的戲軌——男友通過做愛將邪靈轉介給女友,而女友擺脫邪靈附體,必須有樣學樣,覓食下個 pass it on。


《鬼》絕對是荒誕無稽到冇人有的橋段,大家當然講都唔會信,但放在這樣一部cult片及恐怖片類型來看,則絕對是言之有物,totally make sense。一方面,它滿足了九十年代《奪命狂呼》、《去年暑假搞乜鬼》系列的青春恐怖片的影迷,在心理和生理上的需要,另一方面又延續了2000年《七步成屍》那做愛會變腐屍的性愛恐懼,又或是《處女殺手》中,變態殺手專殺處女的處女情義結。若說《鬼上你的床》在恐怖cult片類型中起著承先啟後的作用,大抵你會心想:「咁都得!」但的而且確,它絕非一套滿足官能刺激驚餐飽的teen horror,it’s more than that。
 

性愛pass it on
《鬼》片有齊teen horror 的元素,金髮大胸少女、高中校園、(刻意)膚淺的對白、睡袍熱褲通山跑及少少鹹多多趣的情節,但它沒有類型常見、純消費的主觀煽情鏡頭。它的影機運動、音樂的運用,都似是一部參展電影節的獨立電影,多於主流商業片(所以它的世界首映是康城的導演雙周),骨子裡滲透著年輕導演的野心,把類型片改造再創新。
就以該片開場一節戲為例,無名少女荒失失跑入鏡頭,父親旁白VO不停問發生甚麼事,然後她走入屋拿銀包車匙,到海灘獨處過夜;下一個清晨鏡頭,她已經身首異處,雙腿骨折慘死。3個鏡頭簡約有效地為影片定下調子,之後便引入女主角與男友車震鬼混後的異象,世人看不見、只有當事人才見到的怪人亦步亦趨,女裸屍、老太婆及被強暴瀨着尿的女受害者,還有7呎高的科學怪人等,他們打不死,只向中了邪靈的人埋手,死纏難打,直至受害者將邪靈傳給下一個。
 

將荒誕合理化
接著的問題就是,女主角應該保存性命搵人上床?還是有苦自己知,守身如玉繼續與怪人搏鬥?說穿了就是,做(愛)還是不做?這樣的前設,似是「急色男」塑造出來的天方夜譚,全無邏輯可言,但導演偏偏把電影拍得非常寫實,極度認真、毫不誇張地,營造一個可信性甚高的電影世界。在現實中出現種種uncanny異象,令到荒唐不堪的危言聳聽,也來得相當入信,會令觀眾擔心,自己會遇上同樣問題。
《鬼》片導演再創新之處,正是成功製造了這個uncanny 狀態,一如大衛連治的《藍色夜合花》,將極端荒誕的異象在現實中合理化,擺脫了teen horror類型片那種誇張得啖笑、睇完唔會記得且安全重回現實的處理手法,《鬼上你的床》完場後,It still follows。


麥聖希
之前是電影文字人,現在是電影推廣人以及大小影展搞手。生活冇電影會身痕。
 

回首頁      列印

 

/56



C觀點

中原城市領先指數

廚神

旅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