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12月16日

 

港盛港衰 - 林奮強
「危」「機」四伏 「超額」未來(三)

2015年06月15日
   

 

近日股市的最大焦點之一,當然是滬港通的發展和深港通即將推出。但少有人想到,其實滬港通、深港通不是香港賺回來的。國家會用香港這個平台,香港本身固然有其優勢,但其他城市也有她們自己另外的優勢!中國大可選擇「滬紐通」、「滬倫通」、「深台通」、「深星通」……而非一定是「港通」。所以,同樣重要的原因就是「一國」:中港一家,我們是「自己人」,否則國家實在不用特別照顧呵護香港。

哀莫大於心死。易地而處,國家一個又一個特地照顧香港的政策都不被領情,無論多大的熱誠都會退卻。到中央有一天真的意興闌珊,撒手讓香港自生自滅,任由我們成為「零頭中的零頭」,才是對香港最大的傷害——到時香港「自滅」的機會肯定比「自生」高。諷刺的是,滬港通令全港持MPF戶口的打工仔得益;同時也帶來大量額外印花稅、利得稅收,可以用於扶貧、公共醫療等,全社會都可受惠,但有沒有人感謝「一國」的好處?

「多謝」固然沒有一句,更尤甚者,今時今日談「一國」,竟好像成了禁忌(taboo)。支持中央、港府的,都自動被打成是非不分的壞人;而反對政府的,違法也好、阻街也罷,都彷彿在「公民抗命」的道德光環下得到包容。這好比足球場上,進攻球員進入禁區,一與防守球員接觸便不分青紅皂白跌倒,然後向球證投訴,但球證卻不出示黃牌,實在不太公道。

更令人擔心的是,這類行為似乎有惡化蔓延而未被制衡(left unchecked)的趨勢。例如,拉布等議會不合作運動,明明就是摧毀民生、拖垮香港的行為,由阻延綜援、長生津出雙糧,到低津延遲實施,到大小公務工程延誤、超支,都是一筆又一筆要全港市民和納稅人「埋單」的糊塗帳。

林鄭司長為辯論比賽頒獎,遇到示威者衝擊,令同學連評判的評語都聽不到。筆者相信,在任何一個先進國家發生同樣事情,不管衝擊者目的如何高尚,都一定會被批評破壞秩序,殃及池魚(參與比賽的同學和觀眾)。唯獨在香港,這類行為就像「奉旨」,衝擊者可以義正辭嚴地說「不用道歉」,因為他們是「為民請命」。相反,批評同類衝擊的意見,卻會被指是「打壓言論自由」、「為權貴護航」。

又例如甚麼「鳩嗚」、「拉喼」、「驅蝗」等毫無意義的挑釁行為,徒令遊客難堪,也讓香港蒙羞,令原本的好客之都、旅遊天堂,變成以「排外仇客」知名的城市;直至最近的無證兒童風波,網民圍封小學的行為幾近文革時期的「批鬥」和「公審」。這一切都是挑戰文明社會底線的行為,但大眾卻視若無睹,沒有人挺身而出,制止這些不文明行為,其實是間接地縱容和鼓勵歪風。

回首頁      列印

 

/56



C觀點

中原城市領先指數

廚神

旅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