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12月16日

 

麥聖希 - 麥聖希
我要真...審訊 現實中的荒謬

2015年06月12日
   

 

當今天的新聞報道著甚麼「被自殺」、「被失蹤」,我們都已經被麻木得見怪不怪、習以為常的時候,我們絕對不用驚訝或者懷疑,在地球的另一國度的印度裡,每天都在演繹著岳飛的「莫須有」,一次又一次的將現實中荒謬、社會中的無理,在法庭上合理化,彈指間便將真理與真相化為烏有,蓋棺論定。


《我要真...審訊》就是衝著這樣的氣候而來。港人看到片名當然會心領神會,一笑置之亦會感同身受,但影片的論調就是要讓真理見光,為弱勢社群翻案,彰顯了現實中或許已成絕響的精神:人生有希望、法庭有得救。


不公冤案比比皆是
65歲的老頭在大笪地唱著民俗樂歌,忽然被拉上差館,然後判刑,理由是他用歌曲教唆他人自殺。但他與突然死亡的下水道工人素未謀面,他又何來殺人動機?為甚麼要教唆他人自殺?歌曲又怎能催眠人到自殺的地步?著實有十萬個為甚麼,年輕律師就要為被告翻案,從死者、他接觸過的人,同事親人到法官,不同社會階層的都一網打盡地,打爛沙盆問到篤,將私隱私生活一一呈上法庭鑑治。

別以為場景是印度、人物是村落老頭,我們便可置身度外。電影裡的情節推進,每個人物、每樁謬事,身居香港的我們,其實都很容易找到切入點,看到的雖然是平實樸素的場景,平平無奇,但故事中的情節分分鐘比現實更具戲劇性、充滿更多荒誕元素。所以當律師在抽絲剝繭,逐點擊破的時候,我們表面上能夠大快人心,但骨子裡不得不叫人愈看愈心寒,當頭棒喝的叫我們面對現實,現實中那些不公和冤案,絕對比電影裡的冰山一角多的是。


年輕導演抗爭找靈感
據說電影的靈感來自孟買三十年的抗爭環境,當年從英國殖民時期便經常發生地區抗議,而抗爭樂曲自此便如雨後春筍此起彼落,隨著鎮壓而在民間流竄起伏,而戲中的詩人更真的真人演出,他當年隷屬七〇年代的反政府反社會階級運動,曾經備受壓逼和邊境化,只不過今天的他和當年的反抗運動,已被政府滅聲,收服得燙燙貼貼而已。
不得不提,導演只是27歲的小伙子,還說没有正統電影訓練,但作品已渗透着一種氣定神閒的節奏和客觀,有章有法,不煽不濫地拍出人性被權力沖昏頭腦時的惡行,結果一場的落幕,有種電影已完但現實的故事仍在上映的感覺,冷靜但懾人,是近期備受矚目的導演新星。影片去年參展參賽數十個世界影展,全部百發百中,贏得大小不同奬項,箇中原因,看後大家便會深深明白。

之前是電影文字人,現在是電影推廣人以及大小影展搞手。生活冇電影會身痕。
 

回首頁      列印

 

/104



C觀點

中原城市領先指數

廚神

旅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