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12月16日

 

公民薇博 - 余若薇
是誰想放棄「一國兩制」?

2015年06月11日
   

 

上周的「六四」燭光晚會,最惹人爭議的,是幾家大學學生會的代表在台上焚燒《基本法》。立法會主席曾鈺成指《基本法》是中央對香港「一國兩制」的憲制承諾,質問學生這樣做是否代表連「一國兩制」也放棄。基本法委員會副主任梁愛詩也批評,學生的做法「好錯」,如果不承認《基本法》,香港就沒有法律基礎實行「一國兩制」。有些民主派的朋友,也對此不以為然。
港人一直尊重《基本法》,正因為不少條文確保「一國兩制」,所以大家重視條文能否落實,法律界3次黑衣大遊行,都與捍衛《基本法》有關;回歸後很多重大社會爭議,由普選、雙非兒童居港權,以至高鐵的一地兩檢,泛民主派和大量港人的立場,都從《基本法》出發。
即使如此,有兩點是我們不能否認的:第一,《基本法》作為香港的小憲法,一如任何國家的憲法,條文不會是完美無暇、永恒不變的,總會有需要因應現實環境變遷而修改,即使認為現在未是時候,也總有這樣的一天。第二,當初草擬《基本法》的過程中,香港普羅大眾沒有正式渠道可以參與制訂。
因此,年輕學生提出修改《基本法》,同時要求港人可以作為主導的力量,至少是值得思考和尊重的建議,這也是今年「七一」大遊行民陣其中一項訴求。
在示威中焚燒物件,是表示不滿的象徵行為。例如焚燒某人的頭像,一般代表示威者想該人下台,不等於會謀殺他。焚燒《基本法》,未必是完全否定「一國兩制」。以往也有港人在示威中燒過《基本法》,單是學聯也至少有兩次,過去大家也未必認同,但沒引起這麼大的反響,可能是敏感時刻,敏感場合所致。我無意削弱學生的表達自由,但表達方式與場合能引起最大共鳴,是更有效的表達方式。
「一國兩制」的承諾源於《中英聯合聲明》,但有中方官員曾指《聲明》已「失效」,政制及內地事務局局長譚志源則在立法會表示聲明「已完成歷史任務」。最近,港澳辦主任王光亞形容這次政改表決是對「一國兩制」的測試,這一點我倒認同:通過一個中央篩選的選舉方案等於接受「一國一制」,立法會根據《基本法》被解釋後的「五部曲」而否決這假普選,正好體現「一國兩制」,高度自治,井水不犯河水等道理。

回首頁      列印

 

/64



C觀點

中原城市領先指數

廚神

旅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