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12月16日

 

孫公解碼 - 孫明揚
星星之火

2015年06月11日
   

 

幾星期前我曾經介紹過2012年引進的新香港中學文憑試(圖),考生需要必修中、英、數及通識四科。文憑考試容許考生修讀及報考兩個額外科目。根據過往幾屆的經驗選修中史科應考的考生人數不多,原因很簡單,因為現時學生選科多以將來職業作考量。文科生往往傾向選讀與金融經濟相關的學科,以助日後找到一份薪金較理想的工作,而理科生則選讀有關的自然科學學科或附加數學,配合升學的需要。相對於絕大部分的考生而言,中史是無任何實用價值,以助他們升學方便或他日工作上的需要。
我於2007年上任為教育局長之時雖則中史已經不是當年會考的必修科,但多數學校都有教授中史,而此等學校的大多數文科生及部分理科生都會上有關的中國歷史課堂。當時學制容許學生參與學習較多的學科,至於選擇甚麼學科去應付會考則是按照各考生的各人意願。所以雖然不是大多數人報考中史科,但讀中史課的人卻包括不應考的同學。所以同學對中國歷史、文化及源流都有一定的認識。但在新學制下,同學上課的安排有很大的個別彈性,意思是考生會因應各自選擇的非必修科,安排最適合自已的時間表,爭取選讀有關科目的課堂,所以不會有同學會虛耗時間去修讀他們不選考的科目,這是有異於先前的安排。譬如中史科,在新安排下,如果考生不選考,便無從有機會上中史堂。在表面上看來,新舊兩制之間的分別不大, 許多人都忽視這一個微妙而難以覺察的情況, 遑論這情況對往後發展所引起的巨大影響。
在我的層面來說,教學語言、適齡學童數目銳減、幼稚園學券等等都是一大堆需要迫切解決的問題。我當時對上述微妙而難覺察的情況沒有認知,所以對於如何認識及了解中史科對年輕一代的影響,可以說是沒有任何掌握。八年過後,我現在意識到這當年沒有任何考慮問題的後果的嚴重性,「星星之火可以燎原」這一句話是貼切不過的描述。
正因大部分學生不修讀中史,而他們都普遍沒有閱讀習慣,導致新一代對中國歴史的認識十分貧乏,對中國深遠的文化,歴史長流所知不多,對中華民族的榮辱、盛衰漠不關心,對中國充滿疏離感。這個情況相對於香港以外的所有其他國家及地區而言,實在非常罕見,因為他們的下一代對國家及地區的認識是由一系列由小開始的公民教育,他們都對當地的歴史有全面的掌握,懂得唱國歌,認識國家憲法。
聲稱我不是中國人的時下青年數目不多,但他們往往把握時事脈搏於關鍵時刻出動示威,因而爭取到不少曝光率。他們又往往自稱本土人士,但這正正暴露出他們對中國語言的貧乏或錯誤的理解。何謂本土(Nativism)?我上網得到以下我從原英文版本翻譯過來的說法。「本土」是一種政治取態,要求相對於新來者,給予流長久遠的當地居民較多的福利及權力。我敢說差不多所有的自稱本土人士的父輩於上世紀六、七十年代或祖父輩於較早時間移民本港。所以他們憑甚麼去歧視相較他們年資較淺的移民?這不是五十步笑一百步又是甚麼?其實如果用比較寬鬆的看法去界定香港人,把在上世紀五十年前出生的人士和他們的後代包括在內,所謂香港人的數目也不會太多。
我雖然現在以事後諸葛的心態去反思這整件事,而我又曾假設如果我能當時洞燭先機,可否會採取有效措施减輕這現象浮現的機會?答案絕對是會考慮,但是否能作出有效措施就無從而知。當然現在才事後提出這個課題於事無補,但無可否認這是我工作生涯的一大憾事。

回首頁      列印

 

/64



C觀點

中原城市領先指數

廚神

旅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