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12月16日

 

天上人間 - 楊光宇
從紀念鈔想起大笨象

2015年06月10日
   

 

你跟朋友一起中招,排隊兩小時取滙豐紀念鈔,朋友呻道:「抽中紀念鈔,不知是幸運還是不幸!」指示不足夠,安排十分混亂,找龍尾也花了不少時間,排了個半鐘室外桑拿,入到會展有冷氣,舒服了些,但進度非常緩慢,四周已經媽聲四起。你現在人EQ高了,仍沉得住氣,取出手機幫大笨象計數。
今次共出200萬張,粗略計約有60萬人領取,以香港人「執輸行頭慘過敗家」性格,估計首天有20萬人領取,主要場口是會展。大話怕計數,假設一個工作人員每分鐘可處理一個領取,算你有300個櫃位,一小時可處理18,000人,10小時可處理18萬人,大體上可以應付。問題是你出信安排顧客分時段來要很準確,否則造成不必要久候。
朋友說:「大笨象想提升形象,但今次恐怕變成公關災難!」想他言重了,香港人向來善忘。
寫到這裡已是下午3時,可能在肚餓和大自然呼喚壓力下,人群中有人起鬨:想餓死人咩!有冇安排得再差D呀!結果排了3個鐘,又上又落,遊完成個會展入到去,起碼有20個長櫃枱,每個約有20人,但僅有兩成櫃位在辦事!這才是讓公眾企足3、4個鐘的主因。朋友又嘆一句:「處理一個早知數據的event也咁差,如何在充滿變數的金融市場為客戶和股東運籌帷幄?200周年揾鬼買咩?」你對朋友說:「200周年?應該不會有吧!」心中無悔一年前盡沽八位數字大笨象的決定。 
周三刊登

回首頁      列印

 

/64



C觀點

中原城市領先指數

廚神

旅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