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12月16日

 

遇見愛情 - 楊一沖
很老的朋友(五)

2015年06月09日
   

 

「恭喜你考上了Medic。」
聯招放榜那天,我和阿讓一起看網上的結果公布。
他成功考上第一志願。我呢?雖然是目標中的翻譯系,卻不是我心儀的大學,心情因此非常沮喪。
儘管如此,我還是抖擻精神。「來,我們去慶祝一下吧!」
阿讓沒半點高興,反而有點擔憂般看著我。
「來吧!我們去唱K唱個痛快!」
高考我可是盡了全力的,犧牲了那麼多,到頭來只考獲第十五志願。為甚麼會這樣?除了自己我也不可怪誰,所以才更不甘心。走進K房,我一直霸著麥克風唱個不停,要把心中的一切抑鬱宣洩出來。
「到『超人迪加』了,你的最愛,一起唱吧!」
我把阿讓從沙發上拉起來,聽到我放聲大唱,他也跟著一起唱了,兩個人愈唱愈大聲,唱至聲嘶力竭的時候,我哭了出來。
哭之前毫無先兆,鼻尖一酸,淚就滑下來了。阿讓伸手搭著我的肩,用力摟了一下,我就再忍不住,伏在他懷裡大哭。
他是懂得的,他懂得我為何傷心——不,他不懂。
他輕撫著我的背,我們從未如此靠近。
我昂起頭,飛快地往他的唇上吻了一下,不知所措的我轉身想走,他卻不讓我走,往我吻下來。
我不是為了考不上心儀大學而傷心,我是不捨得他。升上大學後,我們一定不會像現在這樣每天見面了,我不要那樣,沒有他在身旁,以後我要怎麼過?
我們的唇分開。說吧,說你喜歡我。阿讓卻只是看著我。
說句話吧,我們這麼親密,怎可能不是一對?說些甚麼吧,甚麼都好,我真的好痛苦。
阿讓卻只無聲地抱著我。
之後即使有再見面,但我們都沒有重提舊事。
對他來說就像甚麼都沒發生過。而我卻每天都會想起那晚的一切,每一個細節。

* * * *

「蠢材!怎可能把合約弄丟的?」
當著公司其他同事面前,Issac把我罵得狗血淋頭。
「對不起!我立即出去找!」我低頭深深道歉,跑出了辦公室。
平時Issac對我很親切,想不到一涉及公事立即會變了樣,同事也沒有幫我說半句話。我覺得好可憐啊,但上班就是要拋開個人情感,弄丟重要文件是我失職。忍著快湧出的淚水,我在街上尋找所有像公文袋的東西,像個瘋婆子一樣。
(待續)                                      周二刊登




楊一沖
www.facebook.com/yeung1chung
http://weibo.com/yeung1chung

回首頁      列印

 

/56



C觀點

中原城市領先指數

廚神

旅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