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12月16日

 

孫公解碼 - 孫明揚
密室會議

2015年06月03日
   

 

我相信我們與他人交往時,彼此存在分岐的意見並不是甚麼希奇的事。但因為所涉及的通常都是生活瑣事,所以沒有需要把不同的意見統一。但在其他情況,例如進行重要的工商業決定,由於不能容許產生誤會的空間,或導致窒礙做出正確共識的機會,因此有必要把各主事者之間的歧見全部消除。對此每個人都有豐富的日常經驗。

歧見就是意見不同。共識就是把不同的意見融合為一個大家都能接受的意見。如果要締造出一個彼此都能容納的方案,最重要的條件是各方都能以大局為重,並不堅持己見,調整各自立場,從而達致一個共贏的局面。如果在這個過程當中,各自堅持已見,那麼共識使會永遠成為遙不可及的理想。

用以上的論述去審視「佔中」期間政府與學生代表進行的公開會議,便清楚明白注定失敗的原因。眾所周之會議要之所要公開的表因,是與會者背負了很重的包袱,不能在未有授權之下偏離所採取的原則,要求公開會議的主要原因是公開地向所有的持分者交代堅定的立場,及讓所有人看到並沒有出賣原則去委曲求存。所以一定要强調公開、透明的賣點。

試想想,在公開會議上,全世界都注視著,耹聽著,與會者必須保持面子、顧形象,更加要堅持立場,向支持者交代。在這種情況下,與會者難以跳出既定框架,各人的對話內容,未說出口,大家也心中有數,如果把全部談判過程公諸於世,實在沒有條件去達成共識。

那麼所謂的公開會議是怎麼一回事?我們要明白所有的公開會議背後都要作出很多事前準備配套工作,目的是容許各方進行摸底以充分了解各自底線,這個過程增加彼此調整立場去尋求所有參與者都能接納的最大公約數的機會。這些繁複的準備工作會議容許各方進行充分協商,去尋求一個表達方法容讓參與各方向彼此的主要持分者交代。如果還有小量分歧,大家會協議在求同存異的原則下,輕輕帶過。只要大家心領神會,在其後的公開會議,可以各自找到一個華麗的說法去各自交代容許共識的修改立場。

我以上所說的準備會議會有人稱之為密室會議,隨之而來就是直覺認為這是出賣公眾利益、危害社會及有不可告人的秘密會議。基此原因不難理解為甚麼泛民對這類會議存有很大戒心,無不耍手擰頭,避之則吉。這種負面態度無助創造有利共識的必要條件。

回首頁      列印

 

/64



C觀點

中原城市領先指數

廚神

旅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