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12月16日

 

遇見愛情 - 楊一沖
很老的朋友(二)

2015年05月19日
   

 

我承認我是有點自私,看著阿讓的背影,一直沒有把他拉住。
想看他為我出頭,著緊我的樣子,但來到公司外面,我知道不可以再這樣任性。
「夠了!」我叫住阿讓,他回頭看我。
「他只是約我出去吃晚飯罷了,不是甚麼騷擾我。」
「只是那樣?」
我點點頭。
阿讓沒那麼生氣。望向落地玻璃窗,Issac正在倒咖啡,剛巧從裡面看到我們。
「就是他?」阿讓問。
我再點頭。
「哼,穿那種收身西裝的,不用問都知道不會是好人。」
「喂,你這是以貌取人。」
「你不信?他一定覺得自己很帥,到處泡妞,覺得所有女人都手到拿來。」
我噗哧一笑。「怎麼我覺得你在酸葡萄。」
「我葡萄他?」他嗤之以鼻。
「不是嗎?怎麼看他都比你出色呀。」
我衝口而出,這是言不由衷,但太遲了,阿讓臉上掠過受傷的神色,掀起嘴角一笑說︰
「那你還想那麼多幹嘛,答應他啊。」
「但是‥‥‥」
「難得有帥哥約你,不要等了,再等就變老處女啦。」
「討厭!你說甚麼啊,我才廿三歲!」我用力打了他一下。
「嘩,你這麼暴力,小心給人家看到啦。」阿讓退後一步,看著我的表情有點複雜。
「我回去了,不然給炒魷魚就更沒出息啦。」
他揚揚手頭也不回地走了。本來還有點內疚,但那種心情慢慢變成了生氣,我也不懂得為甚麼,氣鼓鼓的走回辦公室,回到自己的座位上,準備下午開會的文件。
「這麼勤力啊?」
回頭望去,竟然是Issac,這是他第一次跟我說話。
沒錯,剛才跟阿讓說Issac約我去吃晚飯,全都是我胡謅出來的,目的是為了刺激他。
或者有點心虛,我好不容易才擠出話來。
「你‥‥‥沒出去吃飯嗎?」
「嗯,剛調過來很多事情要處理,只好喝咖啡頂一下。」他看了看我桌面上的便當盒。
「你自己做的飯?」
我點點頭。他喝了口咖啡微笑說︰「你男朋友真幸福。」
「我男朋友?」
「剛才我看到你們在出面。」
「啊,他不是我男朋友啦,我們只是好朋友。」
「做你朋友不錯,有住家飯吃。」
「還好啦,如果你想吃,我可以多做一點帶給你啊。」
自然而然地說出口,才想到這實在太過唐突了。(待續)
周二刊登
楊一沖
www.facebook.com/yeung1chung
http://weibo.com/yeung1chung

回首頁      列印

 

/64



C觀點

中原城市領先指數

廚神

旅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