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12月16日

 

麥聖希 - 麥聖希
《狗眼看人間》 狗狗復仇記

2015年04月24日
   

 

 《狗眼看人間》都可算是齣奇片。首先,別以為它是《小Q》,它沒有日本導盲犬般温情洋溢、聲淚俱下的情節,相反,戲中的狗由家犬變成惡犬,會咬人、會鬥狗,更會群起反抗,屬小心有牙、避之則吉嗰種。第二,驟眼看來,它是人狗關係的愛恨寫照,但很明顯,它要說的還有更多、更具象徵意義。


《狗》片骨子裡就是關於權力與抗爭、階級的角力,而它的形式又有點像類型片的拍法,有緊張、煽情的部分,音樂和剪接的運用,更是驚煽你唔起的牽引觀眾情緒,營造緊湊的劇力,以商業閙劇的框架,去包裝思考藝術型的內涵,邊看邊思考,重點全在畫面以外,意在弦外。
 

導演神乎奇技
開場一段煞有《28日後》的況味。一座空城,一個少女踏著單車似在尋找甚麼,接著幾個鏡頭便開始有狗殺出,追截她。究竟為甚麼這個城市空無一人?為甚麼有數十隻狗追擊她?這些疑團吊足癮,謎底沒有這麼快揭開。該片故事發生在正常不過的日常生活中,主角是13歲的莉莉,與愛犬哈根在公園玩樂,之後便是她的母親要出差,將她和狗暫時搬到前夫家裡住,但前夫的大廈不能養狗,尤其是這種雜狗,如她所說:「牠不是匈牙利種。」結果,哈根便輾轉流落到街頭,與其他流浪狗混在一起,還差點被捉狗隊生擒,但最終還是被鬥狗場的狗主收買,磨牙、練牙、跑步及打針,被全方位訓練為黑市鬥狗,而那邊廂,女主人莉莉則在思念哈根的前提下,繼續彩排演奏,情竇初開,鍾情於隊友。 
這樣的情節,看似沒兩樣,但妙在導演把這些狗拍得像人一樣,除了感情豐富,迷惘、惶恐、無奈、溫馴及兇狠,全在鏡頭裡活現,而鏡頭的視點,也很多時從牠們的角度出發。狗眼看人間,被人類利用和出賣,而最弔詭的還是哈根,導演神乎奇技的將牠拍成群狗首領,恰如將軍般策動一場反人類革命,向曾經虐待牠的人類報仇,結局一場百多隻流浪狗破閘而出,以喪屍出籠的姿態橫掃空城,雞吠不寧,人心惶惶,全城宵禁。
 

要談判 先要權力平等
這些狗,從一開始就是被人類唾棄的動物,像人類社會被遺棄的一群般,不斷受到壓迫而爆發終極反抗,是權力階層的惡夢。英文片名「White God」,其實早已諷喻,主宰人類的神是白人,是集雙重權力的中心(宗教和種族),而戲中被遺棄的流浪狗,一如現代社會中被邊緣化的人群,他們可以是外地移民、無產階級,永遠站在小眾的位置,受到剝削,但導演奉喻,他們極地反擊的力量,絕對不容小覷,而結局除了莉莉以一敵百狗,場面震撼之外,她那伏地投降一招,連群狗也放下敵意模仿,象徵著,只有權力平等,才有談判空間。
這樣的寓意,全沒有用文字或具體情節直接表達,寓意之高,實是高手才能及,難怪影片去年便摘下康城「一種關注」大獎,而它的寓意放在今天社會及今天的香港,絕對能身同感受。


之前是電影文字人,現在是電影推廣人以及大小影展搞手。生活冇電影會身痕。
 

回首頁      列印

 

/108



C觀點

中原城市領先指數

廚神

旅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