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12月16日

 

獸醫城中行 - 王啟熙
放生事件(二)

2015年04月24日
   

 

接上星期的文章,放生動物活動接近尾聲時,出現了最令人詫異及失望的部分。

當時幾乎全部出席者都聚集在船的後方,擠得水洩不通,為的是要見證儀式最重要的部分——法師準備將一條長約六至七呎的大龍躉放生。

作為儀式主角,龍躉早已被工作人員從水中撈起,隨意的放在甲板「示眾」。參加者停不了的拍照,加上長長的儀式程序,在長時間暴曬下,龍躉經已支持不住,並明顯缺水,終於咽下最後一口氣,魚鰭亦隨之停止拍動,我再也按捺不了,直率地大聲叫:「龍躉已經死了!」儀式主持人終於驚覺「主角」過身,但為了轉移視線,他便大叫、大力拍掌及加大鼓聲,刺激參加者情緒後,便按照原定計劃,若無其事的「放生」該條龍躉。實在諷刺!

他們還將一隻綠海龜放生,其實所有海龜都是瀕臨絕種野生動植物國際貿易公約下受保護的野生動物,如此放生實在有違香港法例。

整個放生儀式實在讓我感到傷心、沮喪,因為種種行徑對動物造成相當的傷害,社會實在應該重新思考放生的意義。再者,部分巿民知識不足,一旦將淡水龜或陸龜放生入大海,牠們根本無法生存,變相殘害動物。

我認為,社會應該停止放生動物的儀式,因為不少主持人或參加者完全不了解動物福利,更加不了解進行放生的區域內的生態環境;無論是哪一種原因,都會讓「好事」變「壞事」,而且如此放生、傷害動物真的可以讓人們積福?可以有美好的下一世?

城大學動物醫學院專業教育及發展總監 / 周五刊登

回首頁      列印

 

/108



C觀點

中原城市領先指數

廚神

旅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