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12月16日

 

麥聖希 - 麥聖希
每人都有不同方法宣洩悲傷

2015年04月17日
   

 

的而且確,面對一個人的離世,有人選擇痛哭一場,有人選擇收埋自己,但相信很少人會選擇打扮成死者生前的樣子,藉以延續他在人世的時間。


《女朋友的女朋友》就出於這樣的一個前提,羅拉病逝,遺下了女兒、丈夫和閨密,他們如何克服她的離去?閨密傷心欲絕,曾許下承諾要照顧她的女兒和丈夫,但自己卻深陷低谷,試圖重新做人;而她的丈夫大衞則選擇了塗口紅、戴假髮,以及穿上她生前的長裙,亦即是說,他變成了她。


探索情感多面性
一開始,大衛是有種愛得入深入肺,轉化成病入膏肓的狀態,打扮成逝去愛人去照顧嬰兒,感動極至,但發展下去,其實就是丈夫一直存在的易服癖。當他和太太羅拉一起時,如他所說,易服癮就自然的壓抑下去,但當太太逝世,一個星期後心癮又浮現了。一次巧遇,被閨密撞個正着,她起初是震驚,後來又漸漸接受了大衞的「興趣」,而大衞得到這前所未有的信任,他便乾脆變成為其女性身維珍莉亞,偶然以女兒身身份與太太的閨密出雙入對,表面上看來是一同克服喪失摯愛的悲痛,但實際上,他/她們的關係已經超越了一般的友誼。究竟他/她們是好姊妹,還是已經變成情侶?成為小三?《女》片導演奧桑在電影中不斷模糊了這條界線,要觀眾拋開世俗眼光和歧見,跟著劇情走,去檢閱現代情慾和人際關係,不斷打破既定框架,探索情感的可能性。

首先,大衛雖然愛穿女裝,一身女兒身的裝扮給他每日無比自信和喜悅,但他不是同志,也沒有變性,在床上,他徹底的喜歡女性。其次,閨密喜歡的是大衞還是維珍莉亞?戲中一場,2人陷入越軌偷情的邊緣,裝上維珍莉亞的大衛快要更進一步的時候,閨密一手伸到大衛胯下,猛然醒覺道:「你不是女人」,之後便拂袖而去,留下維珍莉亞淚流披面。那即是說,儘管劇情上她是有夫之婦,但她對女性仍有性趣?她喜歡的是易服後的維珍莉亞而非大衛?電影首5分鐘以快速剪接,交代了閨密與患病羅拉的關係,同時也帶出閨密一直妒忌羅拉跟男友的關係,女女情誼,躍然紙上。


回歸早期風格
奧桑的電影,一直都有懸疑希治閣元素,尤其是出道時的短片和早期的《挑逗性謀殺》、《8美圖》及《泳池謀殺案》,今次有點回歸早期的風格和題旨,從音樂、光影、鏡頭以至劇情及夢境,都營造出點點懸疑和驚慄,再在內容上扭轉情慾的既定邏輯,要觀眾一同探索愛與慾的多面性、可能性。而導演對一切布局的結果安排,情節表面上是大團圓、皆大歡喜結局,但象徵的,更是一個沒有標籤的摩登家庭的組成,大衞又好,維珍莉亞又好,是他抑或她,統統都不緊要,重要的是,2人可以走在一起,邁向禁色的國度。


之前是電影文字人,現在是電影推廣人以及大小影展搞手。生活冇電影會身痕。

回首頁      列印

 

/100



C觀點

中原城市領先指數

廚神

旅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