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12月16日

 

吹脹80後 - 張潤衡
社會公義

2010年10月06日
   

 

說起社會公義,近日聽一位牧者講道,他同樣以社會公義為題目。他表示,現今的年輕人在進行社會行動時用了「不對」的方法。
聽見「不對」這二字的時候,我當然在想,「那怎樣才是『對』呢?」
他沒有解釋甚麼是「對」的社會行動手法,同樣地,他也沒有指出那些年輕人的社會行動有甚麼「不對」。他只說了,那些年輕人很激進。
我在想,甚麼是「激進」呢?說起「激進」,讓我想起了當年「韓農」在香港示威的事,在電視機前,看著一群團結的韓國農民示威隊伍,以「屈機」的強勢,過完一關又一關。要不是警隊擁有更「屈機」的武器,我們香港定必再次淪陷。
看著那班「韓農」的如此「激」,你或許會發現長毛的所謂「激進」也只是小孩子玩泥沙而已。
我不是在發動社會行動,也不是在鼓吹大家去進行更「激烈」的示威甚麼的。說到底,我最討厭抗議示威。現在,每每到七一、十一的公眾假期的時候,想往銅鑼灣shopping也不可以,因為到處都是遊行中的人群。
心裡在抱怨他們阻著我行街,但是,在他們的心裡想著的,應該也同樣地希望去行街shopping的吧!試問,有誰不想生活在一個「和諧」的社會,眼見到處一片歌舞昇平呢?難道,當年那群「韓農」不想去迪迪地或海洋公園旅遊,專程到來香港示威為的只是two words, “For Fun”!
相信大部分香港人都喜歡運動的,更加希望參與一起舉辦亞運會。
政府希望申辦「亞運」這盛事,當然希望人人也「樂在其中」。但是若要我們一同「樂在其中」的話,也必須先有「樂」才有其中吧!
眼見全個香港的貧窮問題愈來愈嚴重的同時,政府隨手的拿百億出來搞運動會,說到底,其實是「誰」樂在其中呢?我討厭遊行示威,許多人也很討厭遊行示威,但是,當一天,香港變成了一個民不聊生的地方時,我們任何人也不能阻止「激烈的社會行動」會變成「十分對」的行為了。
(作者為2009十大傑青www.cyh.hk)
此欄逢周一、三、五刊登

回首頁      列印

 

/56



C觀點

中原城市領先指數

廚神

旅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