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12月16日

 

遇見愛情 - 楊一沖
偷眼鏡的女孩(六)

2015年04月14日
   

 

「我在那裡做,可以替你向店長求情的。」
「我沒事,警誡後他們就把我放了。」
我和K坐在薄餅店裡,這是我們第一次不以偷竊為前提見面。
「對不起,昨天我應該趕上去拉住店長救你的。」
她終於看過來,眉頭深皺像生氣。「傻瓜,不是說過一方出事另一個要見死不救嗎?」
「但為甚麼呢?」我悄聲問︰「我們不是……拍檔嗎?」
她喝了口可樂沒說甚麼。她是不那麼認為吧。
「昨天為甚麼不聽我電話?」
「差人沒收了我的手機。」她聳聳肩。「他們還打開我和你之間的whatsapp紀錄,懷疑我有同黨,是有計劃犯案。」
「那你怎麼說?」
「我說這個人是我男朋友,那些都是我們約會的地點和時間,他們就相信了。」
我望向她,忍不住笑了。「答得好啊。」
「多謝。」她說著嘴角第一次微微牽起,也笑了。她把可樂喝光,百無聊賴地四處張望,然後說︰「不如出去走走?」
我們走在西洋菜街的人潮裡。
「你是不是戴了隱形眼鏡?」我問她。
「沒有啊,我近視不深。」
「那你上次又偷眼鏡?」
她想了想微笑說︰「讀小學的時候,班上有個戴眼鏡的女同學很漂亮,我好想學她,就跟我爸撒謊說看不清楚黑板,叫他帶我去配眼鏡,怎知一驗眼就被拆穿了,奸計無法得逞。」
我噗聲笑了出來,想不到一向酷酷的她,以前是這麼搞怪。
「你爸有沒有罵你?」
她搖頭微笑。「他哄我說考上大學自然就會近視,到時再帶我去。」
「他有嗎?」
她搖頭。
「因為你考不上大學?還是你沒近視?」
她都搖頭,過了好一會才說︰「他不在了。」
我收起了笑容,她的表情讓我懂得,她說的「不在」,就是過世了的意思。
默默地走了一段路,她再次問口︰「我爸好疼我,也好疼我媽,雖然後來我才知道,原來她一直忘不了中學時的一個男生。我爸死了之後,她就去找那個男人,那男人已經有老婆了,但最近好像會為我媽辦離婚。」
她說的有點複雜,一時間我甚麼也說不上來。
「為甚麼她要和一個不喜歡的人結婚呢?」K苦笑。「我有時會想,如果我是那個男人生的,她一定會開心得多。」(待續) 周二刊登


楊一沖
www.facebook.com/yeung1chung
http://weibo.com/yeung1chung

回首頁      列印

 

/64



C觀點

中原城市領先指數

廚神

旅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