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12月16日

 

獸醫城中行 - 王啟熙
頭上「熊」疤

2015年03月20日
   

 

動物世界的奧妙之處在於即使小小的地方,也可以容納數不出的動物品種,即使香港也如是。
大約20年前,我因為參加漁護署獸醫學員的遴選,其中一個程序是配合獸醫工作;所以我跟著一位註冊獸醫到城中一個富豪的家中後園,檢視一隻非法飼養的眼鏡熊。由於那隻眼鏡熊已被飼養多年,因此相對温馴。
話雖如此,牠的重量達120公斤,須知道動物力量絕對不是「斷斤秤」,牠的一公斤相等於人的三公斤,即使小動物如猴子,若牠受驚或憤怒時所使出的蠻勁,實在難以預計及控制;情況就如一些被界定為「危險」品種的犬隻,牠們正正有類似的特性,必須好好管束。
回想當時情況,我小心翼翼進入籠子去檢查眼鏡熊,過程順利,牠甚至輕鬆的抓自己背脊。不過,當我走向籠子的小門,正要離開的時候,眼鏡熊突然俯身,再用前蹄的四吋爪子捉著我的足踝。我心涼了一截,千百樣的想法浮在腦中,「我應不應該拉開牠?牠會否被激怒?」、「牠只是跟我玩耍?」、「如果牠不讓我離開,怎麼辦?」
當時我選擇先稍微、輕輕的拉出足踝,眼鏡熊沒有反應,擔心夜長夢多之下,我決定大力一拉,希望可以成功「逃脫」;怎知道牠連絲毫拉著我的意欲也沒有,結果我自己失去平衡,還猛力撞向籠門。巨大的響聲,嚇得牠坐了起來,而我則血流披面。當時又擔心鮮血場面會刺激牠,心想:「牠會不會因為受驚而失去控制?」、「牠會否曾經吃過茄汁,以為我連人帶血是午餐?」幸好牠動也不動的呆坐著,結果我帶著喘喘不安的心情離開了籠子。
到了現在,每當有人問我頭上的疤痕從何而來,我只能答「眼鏡熊弄的」,過程完全不有趣,真的困窘自己知。 現任城大生命科學課程總監/周五刊登

回首頁      列印

 

/96



C觀點

中原城市領先指數

廚神

旅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