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12月16日

 

神戲活現 (黃秋生) - 黃秋生
《散打》二之投入上篇

2015年03月19日
   

 

常常聽到啲冇料到嘅表演者話:「我好投入。」但係如果你再問深入啲,投入啲乜?點投入?佢又講到唔清唔楚,好似好耐之前,我向人請教乜嘢係方法演技一樣,回答係:「方法演技即係用方法嘅演技。」答咗等於冇答,廢話!

投入呢樣嘢,其實對所有表演者都好重要。(有一派戲劇理論係話唔重要嘅,以後再講。)但係點投入呢?點先算投入呢?先同大家講下古仔。

喺好耐好耐好耐之前,有一班生番茹毛飲血,以打獵維生,公嘅打獵,乸同細隻嘅就收集野果,當隻公獵到一隻動物返嚟之後,大家都好開心,因為嗰陣打到一隻嘢,就好似依家做成一單大茶飯一樣,好難嘅。於是一家人食完之後,圍住火堆你眼望我眼,戇QQ冇嘢好做。有一晚,隻乸就同隻公講嘞(嗰陣人類大概未有分男女,只有公乸):「嗚嗚……呀呀呀……啊……」意思係:「呀嗚嗚公,咁Q悶,不如你做俾我哋睇,你點樣打到隻嘢返嚟啦!」隻公一諗,都好喎,有機會喺隻乸面前表現下自己有幾威水,就好似啲地盤工友返屋企飲住啤酒、同自己隻乸吹足一晚,講下今日點樣將條鐵拗番直,又或者好似啲會計佬、律師中坑咁,幾杯酒落肚之後,喺幾個中女面前吹,今日單嘢佢有幾威一樣。於是隻生番先生就吹起上嚟嘞,點樣自己一隻人(大概當時又未有「個」嘅概念)攞住條木棍打走晒7隻獅子,然後殺埋隻兔仔,返嚟嗰陣仲遇到隻恐龍㖭。

呢個就係第一個論劇加演出者嘅開始,個仔見個老竇吹得咁叻,於是有樣學樣,長大後又係咁吹俾自己隻乸聽,一代接一代,愈吹愈精彩,形成咗一班專門表演打獵同戰爭過程嘅階級。後來更神奇,發覺原來加上效果,例如火光、歌聲、舞動、音樂和山洞回音,再加埋搽啲泥同血上塊面度嘅化妝,更加感動人心,聽得人如癡如醉,於是又出現另一階層——巫師。當時嘅巫師就威水囉,除咗表演仲會醫人,求神問卜,甚至統治。依家啲演員就水皮喇。

好嘞,巫師表演時嘅最高境界叫做「出神」。出神是甚麼東西呢?就係好似喺度做緊啲嘢,但又唔係好知自己做緊乜,就好似跟住個劇本、劇情同對白,但係又到咗另一境界,係自己又唔係自己咁。我見過咁多演員,得一個我認為佢到咗呢個境界,就係馬龍白蘭度。


「神戲劇場」藝術總監,香港藝術發展局戲劇界代表,兩奪香港電影金像獎最佳男主角及最佳男配角,香港演藝學院校友會榮譽主席。

回首頁      列印

 

/56



C觀點

中原城市領先指數

廚神

旅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