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12月16日

 

遇見愛情 - 楊一沖
尋找真的你(四)

2015年01月27日
   

 

起初我是為了甚麼當上記者的呢?
大學畢業後我只想到找一份和文字有關的工作,剛好報館請人,我就當上了記者。最初幾個月在不同版面跑新聞,很刺激,雖然很忙卻也很充實,認識了很多行家,大家有說有笑互相幫忙,記者這工作比想像中還要開心。
對,我一直把記者當為一份普通的工作,照前一天安排好的「菜單」外出「跑街」、「扑咪」,回報館寫「古仔」,或按上頭的指示做專訪,寫專題,在死線前把工作完成已經讓我透不過氣。
我以為其他人都跟我一樣,直至遇上日庭,我才知道原來有些人當記者,是自覺有一份使命感——充當社會的第四權,監察政府、尋找真相、彰顯公義——
這些,我從來都沒有想過。
日庭從外面採訪回來,生氣地坐到椅子上。
「怎樣?男孩有判決了?」
「嗯,入男童院。」
「甚麼?」
「警方告他刑毀,還申請了兒童保護令,男孩即時由社署接管。這分明就是濫權!」
我也覺得做得過分了,但身為記者我們必須保持中立,只能夠客觀分析並報道事實,不能加入個人情感。
「有甚麼可以幫到你嗎?」
「男孩的母親雖然是長期病患,但她保證會好好照顧兒子,我要把這些寫出來。」
日庭說著轉身對著自己的電腦,開始埋頭寫稿。
剛才她那堅定的眼神,深深地震撼了我。
手機響起,是葦葦傳來的WhatsApp。
「對不起,有間公司邀請我試做他們的V面療程,今晚不能跟你去看電影。」
當日庭正在追求公義,她卻做著這種事情‥‥‥
「我好像見你在instagram上的樣子多過見你真人。」我加上個苦笑表情符號才送出訊息。
「我答應你除夕晚一定會陪你的!」她說,雙手合十。
晚餐沒有著落,我便走到樓下公司飯堂解決。離開時心血來潮,買了一份三明治。
「剛才去吃飯,伙計搞錯了,我要吞拿魚,他給了我三文魚,」我把三明治放到日庭桌面,她錯愕地抬頭看我。「我不吃三文魚的,你還未吃飯吧?」
「喔——謝謝。」她像吁口氣般笑了。「太好了,其實我很餓。」
她接受我的好意,我好高興,但我只是搖搖頭,拿起自己的背包,離開了公司。(待續)周二刊登


楊一沖
www.facebook.com/yeung1chung
http://weibo.com/yeung1chung

回首頁      列印

 

/48



C觀點

中原城市領先指數

廚神

旅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