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12月16日

 

亂世凡音 - 劉嘉鴻
巴士底歌劇院

2015年01月23日
   

 

在歐洲追看歌劇的一段短日子裡,若要問我最喜愛的歌劇院,必定是巴黎的巴士底歌劇院。米蘭史卡拉雖然氣派大,但名大於實,表演水準不穩定,而且無可避免地側重意大利歌劇,不合我口味。維也納國立則嫌太多遊客。柏林國立水準極佳,但始終是小劇院規模。相較之下,巴士底歌劇院無論acoustics、上演劇目、演出水準甚至觀眾水平,整體來說都是歐洲最好,比倫敦皇家歌劇院要勝一籌。
巴士底歌劇院好就好在他是巴黎的「現代」歌劇院,沒有古典的外表,劇院內也沒有堂皇的設計,於是所有遊客都集中到漂亮的舊巴黎歌劇院去參觀。舊劇院現時集中上演芭蕾舞及輕歌劇,而所謂「嚴肅」及大製作歌劇則全放在巴士底上,觀眾都是真正的歌劇發燒友,無論進場前的討論,中場休息時的一舉手一投足、喝采及鼓掌的準繩度,都是一流,令我這種旅人觀眾看得特別有興味。那次看《Elektra》,女主角劇終倒地後全院靜默三秒才一致歡呼的場景,如此高水平的鑑賞力,一生難忘。
巴士底歌劇院由當年米特朗總統拍板興建,無論在劇院的所在地、設計、藝術總監的招聘,在政圈、音樂及藝術界,都惹來極大的爭議。杯葛、公開信指罵,威脅停工等,吵吵鬧足十多年。巴黎二百多年來都是歐洲歌劇重鎮,歌劇院的興建,可以說是國魂之所在,也難怪法國人緊張。老實說,我寧願看到整個城市為了一座歌劇院上心地激烈辯論,好過任由政府興建大白象工程而人民冷漠地不置可否。國際大都會的氣派,不是樓價貴絕全宇宙就能建立起來的。
在此欄寫了兩年古典音樂,是時候休息沉澱一下了。多謝編輯及讀者一直的支持,後會有期。

回首頁      列印

 

/112



C觀點

中原城市領先指數

廚神

旅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