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12月16日

 

吹脹80後 - 陳強
議論議論文

2010年09月24日
   

 

一開首我就要說:「議論文只有寫得好不好之分,但考試中的議論文對學生則有壞影響。」根據議論文寫作參考書,文章必須開門見山一針見血。而且,記得在發表自己意見時,也下一些定義,不然就談不下去:「議論文是以自己主張,辯論一個主題或事物之利害得失。」
說到這裡,我必須被迫的把「議論文的利害得失」平衡地陳述一次。議論文推動學生思考,讓他們學懂如何豐富文章內容,怎樣深化文章思想,最後提高說服力。當論點說到沒甚麼好說時,你可以引用名人金句、事例和對比論證——在電影《古惑仔》系列中,我們常常聽見陳浩男(伊健)及其黨友只懂問人:「睥咩睥呀?」沒有認真學過寫議論文的黑社會死對頭,只有支吾,最後釀成一場廝殺。試想,若然黑社會的說話像議論文一樣有內容及說服力,另一黨派的人也一定知難而退,俗稱「哨」,而不必見刀見血了。
為了平衡兩邊的論點,我被迫說了一堆廢話後,終於可以說出「考試中的議論文」之禍害。議論文讓很多同學都變得犬儒,對世界的問題盡可能不表明立場,因為自己的立場一旦和別人的不同,或許會引來攻擊。議論文教育大家,當我們面對一個議論題目,大家一定要把支持和反對兩方論點都說一遍,而且份量最好差不多,不然就失衡了!
現實是,並非甚麼問題都有正反的。難道你能告訴我「殺人是否恰當?」的正反意見?為何不可以只拿一面倒的意見?老師和參考書又不斷叫學生引用一下名人的論據——才子王貽興在《慨歎當下變了「犬儒社會」》一文中說:「即使明知是假,然而因為強權在前,不敢與群體為敵,所以明知是假,也要假裝是真的。」其實講明香港人從來只懂盲目中庸,甚麼都不敢親身表態(網上表態則沒成本,大家反而勇於表態),怕被人非議。
七百字的文章去到最後,因為老師說過「騎牆最易得到高分」,所以最好不要拿定一個立場,走中間線最安全。但我可不是在考試,所以我一定要在最後說句似是離了題的總結:又是教育制度惹來的禍。叱咤903DJ,主持節目《你睇我唔到》。逢周一、三、五刊登。

回首頁      列印

 

/64



C觀點

中原城市領先指數

廚神

旅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