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12月16日

 

遇見愛情 - 楊一沖
尋找真的你(三)

2015年01月20日
   

 

來到金鐘政府總部外面,我很快便找到日庭。
「甚麼情況?」
「有個男孩在牆上用粉筆畫了一把雨傘。」日庭皺了皺眉說。
「畫了一把傘?要幾個軍裝圍著他,不說我還以為是謀殺案呢。」我望向穿著棕色大衣,背靠著牆身裁矮小的男孩。
「自從以前發生過同類的事,警察就大為緊張。」
我咬著下唇搖搖頭。
「剛才我聽一個老行家說,以前曾灶財也到處塗鴉,都是一兩個警員走去勸誡一下。」日庭心情沉重說︰「同樣是塗鴉,現在分明是政治打壓——我過去問他幾句,你替我拍照。」
日庭說著把單反相機交給我便走過去。我緊跟在她身後,來到警戒線外圍。
「喂,你們在幹甚麼?」兩個警察走過來阻止我們。
「我們是記者,有採訪權的。」日庭展示手中的證件。
「警察辦事,別礙著!記者都一樣。」警察把日庭往後推,日庭往後踉蹌半步幾乎跌倒。她想再衝上前去,我把她拉住。
「不要硬來,暫時先這樣吧。」
日庭瞪了那警察一眼,便跟我回到路旁欄杆旁。
「看到那男孩嗎?他分明怕得要死。」日庭激動地一口氣說︰「他才十幾歲吧,警察走過去叫他下次不好這樣,不就解決了嗎?粉筆畫用水擦掉就可以了吧?試想想你像他那個年紀被那麼多警察包圍,對你的陰影會有多大?除了想製造白色恐怖,我實在想不出其他理由。」
我不知說甚麼才好。我和她同期加入報社當實習,相識不過三個月。
每次見日庭她都束起馬尾,這讓她本來已經輪廓分明的五官更特出,眼底下卻經常浮著淺淺的黑眼圈。
「你的樣子很累,不要太拼。」我對她微笑說。
她卻吃驚地皺起眉。
「累就不用尋找真相嗎?那你當甚麼記者?」她拋下一句便走向其他行家那裡「收料」。
剩下我,心裡覺得無地自容。
(待續)周二刊登

楊一沖
www.facebook.com/yeung1chung
http://weibo.com/yeung1chung

回首頁      列印

 

/56



C觀點

中原城市領先指數

廚神

旅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