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12月16日

 

心事 - 素黑 -
跟罐頭打交道

2010年09月22日
   

 

Y跟認識十年的同居女友發生嚴重磨擦,說:「當生活在每一角度都會發生衝突和相互不理解時,恐怕只能分開了。我在反省,我直接的溝通方式是不是有問題。我基本上並不保留任何事情,但凡語言可以說的我都會說。我感覺一直在跟一個罐頭打交道,把自己封得密密實實,從不預先溝通。我原以為坦誠的溝通方式可以讓雙方面對最壞的真實,不需要謊言,避免想像的巨大殺傷力。基於希望能長期建立關係,所以一開始我便要求自己對所有事情坦誠。其實我並不很在意感情的得失,我只覺得要透徹,不要避免任何壞處或悲劇,因為那是每個人命運的一部分。我知道,問題在我的一切都是以自我要求出發。我想,我沒有勇氣去面對真正有挑戰的兩性情感關係。」
他,實在想得太多了。靠思考活和愛的人,沒有打開五官接觸另一個人,只有溝通的道理,不懂溝通的即興藝術,結局就是這樣。毫無保留的坦白,並不是最貼心和收效的溝通方式。
溝通就像需要穿衣服一樣,基於先天和後天的種種原因,人未必有能力面對或接受赤裸,需要衣服給自己和別人一點應份的距離。你有任何想法都不打緊,重點在先表達你的想法,讓對方知道你的出發點。溝通愛是最大的學問,比愛更艱難。愛可以很直接和單純,溝通愛卻需要觀勢色,磨技巧。

回首頁      列印

 

/52



C觀點

中原城市領先指數

廚神

旅遊